Google AdSense Crosscol

Breaking

民國109庚子年1月1日起 Views

中世紀西域胡僧之幻術及洛陽靈異事件 (完結篇)

 - 以《洛陽伽藍記》所載胡僧為例

接上篇 - 狐仙傳說

此外,洛陽城東平等寺,是北魏廣平武穆王元懷,捨宅立為平等寺,在青陽門外二里御道北.  寺門外,有一尊金像,高二丈八尺(按東晉時,一丈約合今二百四十五公分,可參見魏勵《中國文史簡表匯編、中國歷代度制演變簡表》,北京商務印書館,2007年,頁193),像好端嚴,常有神驗,國之吉凶,先炳祥異,北魏孝明帝孝昌三年十二月中(西元527年,但農曆十二月中,應已是528年初),據《洛陽伽藍記》頁105所載: 

「此相面有悲容,兩目垂淚,遍體皆濕,時人號曰佛汗,京師士女空市往觀之,比丘以淨綿拭其淚,須臾之間,綿濕都盡,更換以他綿,俄而復濕,如此三日乃止。明年四月,爾朱榮入洛陽,誅戳百官,死已塗地,永安二年三月(永安係北魏孝莊帝元子攸年號,西元528~530年),此像復汗,士庶往觀之。五月,北海王入洛,莊帝北巡,七月北海大敗,所將江淮子弟五千盡被俘虜,無一得還。永安三年七月,此像悲泣如初,每經神驗,朝野惶懼,禁人不聽觀之,至十二月,爾朱兆入洛陽擒莊帝,崩於晉陽,在京宮殿空虛,百日無主。唯尚書今司州牧樂平王爾朱世隆鎮京師,商旅四通,盜賊不作。」 

以上這段記載,後來魏收纂《魏書》時,也將之載入《靈徵志》中。

可見陽玄之之《洛陽伽藍記》所載除靈異、幻術之類外,所書史事、典故後代史家常以之為據加以引用。按神像流淚以為示警,原非可以驗證之事,其實國政不修,外患自來,與神像何干?

不過此類神像流淚,之後則有不幸事件發生,此書所載固可視為靈異事件,也可說是巧合,不過據傳歐西也曾有過天主教堂聖母瑪利亞像流淚,之後就有不幸事件發生.  

宇宙間有太多不可知之事,今日雖然科技倡明,但無法洞察宇宙一切,對若干靈異事件也不宜一概以迷信斥之。 

五、結語 

北魏自孝文帝遷都洛陽後,國力達於鼎盛,聲威遠播西域、東灜,以其係鮮卑族拓跋氏所建.  西域各國將拓跋氏訛讀為「桃花石」,並以之泛指中國.  

其時四海各國慕名而來歸附者有之,慕利來興販貨物者也有之,為一已之宗教信仰而來弘揚教法者更所在多有,各國學者前來吸取學識者亦不乏其人.  

時洛陽已成為極其「國際化」的都市,而北魏更是「大氣」地為前來洛陽的各國之人,依其地理方位分別設立「洋人區」.  這「洋人區」設在洛陽城南,永橋以南、圜丘以北,在尹、洛兩水之間,夾御道設四夷館,御道東有四館,其名稱為:金陵、燕然、扶桑、崦嵫,在御道西設有四里。

其名稱為:歸正、歸德、慕化、慕義。

對南方南朝來的人,先處之於金陵館.  金陵即今江蘇南京,六朝均都於金陵. (所謂六朝,係指東吳、東晉、宋、齊、梁、陳,故北魏統稱之為吳人)三年之後,賜宅歸正里.

對於北方各國來者,先處之於燕然館.  三年之後,賜宅歸德里. 

對於東方如高麗、日本等來人,先處之於扶桑館.  三年之後,賜宅慕化里. 

對西方各國之人,先處之於崦嵫館.  三年之後,賜宅慕義里。

換言之,在洛陽城,尹、洛之間,夾御道(猶如今之國道)東西,都是當時的洋人區.  縱然以今天的眼光來看,這種規劃都可算是相當的先進,且富含濃烈的政治含義,展現了中國的「大氣」。 

北魏雖然已如此繁榮、先進,但是南朝在傳統的觀念裏,總認為北方仍是胡族的世界,「自晉、宋以來,號洛陽為荒土,謂長江以北,盡是夷狄」,一副「大漢族」沙文想法,看不起北魏.  

然而南朝梁司州刺史陳慶之,到過洛陽之後,看法完全改觀,他說: 「昨至洛陽,始知衣冠士族,並在中原,禮儀富庶,人物殷阜,目所不識,口不能傳。所謂帝京翼翼(語出《詩、大雅、綿》:「作廟翼翼」,孔注:「翼翼然嚴正」),如登泰山者卑培塿(培塿,小阜也),涉江海者小湘沅(湘、沅皆小水名,此兩水皆在今湖南省),北人安可不重?」(見《洛陽伽藍記》頁119)

可見在南北朝時,北朝物富民豊,有過於南朝者,我人實不宜照傳統那樣一昧站在「漢人」(其實漢人內涵越至近代越多元,甚至可以說已經沒有純脆的炎黃之胄了)的立場,看胡族或胡族所建王朝、政權的文化. 

大家要知道如果沒有諸胡列國、北朝的文化衝擊與民族混融,就不會大唐璀燦的文化和鼎盛的國力,更無所謂的「大唐風」可言。 

最後且再看北魏洛陽城西的永明寺,此寺是由北魏宣武帝元恪所立,在城西融覺寺之西,大覺寺之東.  由於當時有許多西域胡僧來華傳播佛法,多聚集在洛陽,認為洛陽是人間樂土.  宣武帝元恪特別為這些來自西域的胡僧,在城西立了這座永明寺,以供他們住宿弘法.  

據《洛陽伽藍記》所載這座佛寺「房廡連頁(廡,可作大屋解),一千餘間、庭列修竹,簷拂高松,駢闐堦砌(闐,音田,此處作放置解),百國沙門三千餘人,西域遠者,乃至大秦國(時大秦指東羅馬帝國而言),盡天地之西垂,耕耘績紡,百姓野居,邑屋相望,衣服車馬,擬儀中國。」(見頁235~236)

可見洛陽城西永明寺是異國胡僧住錫之所,其中以西域胡僧為多,這種情況,放眼今天世界各大都市也未曾有之。當時天下知名的佛僧僧暹、惠光、道希、法榮四大法師、以及菩提流支等都曾到過永明寺。 

北魏是第一個非漢人建立的正統王朝,享祚將近一個半世紀(西元386~西元534年,不含東、西魏),享祚並不算短,其開放兼容並包的精神,為中國文化注入一股新血液.  且曾創制一千多個新漢字,更是功不可沒,文末附上北魏洛陽城略圖,文中所敘諸寺院、四館、四里,都可在圖中找到其方位。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