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Crosscol

Breaking

民國109庚子年1月1日起 Views

1959年三月達賴出逃真相之謎 (二) 共軍進藏

1959年三月十日西藏拉薩發生反抗中共的暴動,十六日十四世達賴及其家屬、噶厦重要官員,在六百多名所謂「四水六嶺衛教軍」簇擁下,逃離拉薩,越過希馬拉雅山到達印度,此一事件震驚世界,在台北稱之為「西藏反共抗暴」、在北京則稱之為西藏叛亂.


事件至今近一甲子,十四世達賴究竟是主動出逃,抑或被四水六嶺衛教軍及親英之噶厦官員「簇擁」出逃,有否外力介入?

至今仍是謎霧一團,本文試就既有文獻對此事件作一分析


二、共軍進藏


依照《十七供協議》等二條「西藏地方政府積極協助人民解放學進入西藏,鞏固國防」之規定,西藏地方政府有義務協助中共軍隊進入西藏.

何況1951年十月二十四日,十四世達賴在致毛澤東的電文也稱「積極協助人民解放軍進藏部隊」,當《十七條協議》於1951年五月二十三日完成簽署後,於五月二十四日晚,毛澤東舉行盛大宴會,招待西藏地方政府所派前來談判代表以及中共中央人民政府所派四位全權代表,另邀作陪者有:中共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朱德、劉少奇、李濟深,政務院(之後改組為國務院)副總理董必武、陳雲、郭沫若、黃炎培以及北京各界知名人士,有關人員共一百八十餘人。

席間毛澤東曾談到:

…你們藏族在歷史上是很了不起的,你們軍隊兩次打到長安,唐朝皇帝都慌張地跑了。唐朝有個常勝將軍叫薛仁貴,他就是征西進入藏族地區後才吃了大敗仗,…[65]

毛又說:

幾百年來,中國各民族是不團結的,特別是漢民族與西藏民族之間是不團結的,西藏民族內部也不團結,這是反動的滿清政府和蔣介石政府統治的結果,也是帝國主義挑撥離間的結果。現在,達賴喇嘛所領導的力量和班禪額爾尼所領導的力量與中央人民政府之間,都團結起來了,這是中國人民打倒了帝國主義…之後才達到的…我們各民族將在各方面、將在政治、經濟、文化等一切方面,得到發展和進步。(同注13所引資料頁82

毛澤東這一段話中大部分是正確的,但將西藏民族與漢民族的不團結,歸咎於蔣介石政府,則有欠客觀公正。

蓋自中華民國肇建伊始,西藏即在外力誘煽不僅意欲脫離中國,民國二年1913年)且與外蒙古簽訂《蒙藏條約》,互相承認彼此之獨立。

及至民國十七年北伐成功,奠都南京後,即積極展開與西藏之聯繫,其後更趁十三世達賴圓寂及十四世達賴坐床之機會,派大員入藏致祭與監臨坐床,並在拉薩設立蒙藏委員會駐藏辦事處。

可見蔣介石領導下之國民政府對藏工作,相當用心,也頗見成效,不宜抹殺,既成之歷史事實應予尊重。

就在宴會之次日,也即1951年五月二十五日,中共中央軍委主席毛澤東發布進軍西藏之訓令,向全世界指出:

我人民解放軍為了保護(十七條)協議的實現與鞏固國防的需要,決定派出必要的兵力進駐西藏各國防要地」。

毛澤東之所以要發布進軍西藏之訓令,可能是已經知道藏人曾向美國求援,在印度的嘉樂頓珠、夏格巴等人所組之「哲堪孜松」就是從事此一工作,美國過去曾經表示願意對西藏提供外交與軍事上的援助[66],這當然是透過印度情報單位牽的線,所以毛澤東才要頒發進軍西藏的訓令,其用意或在警告美國不要插手西藏事務,以當時美國籠罩在一片反共的氣氛下,豈會就此罷手,而是越介入越深[67]

當《十七條協議》簽署後,中共中央督促要貫徹執行此一協議,遂任命張經武為中共中央人民政府駐藏代表,入藏執行中共中央交付之任務,張經武於1951年六月十三日前往拉薩,執行自民國以來首度由中央正式管轄西藏工作。

在毛澤東發布進軍西藏訓令之前,中共軍隊在昌都已經有了與「藏軍」作戰的經驗,在昌都戰役後,對共軍作進一步整備,之後進藏共軍開始執行毛澤東的進藏訓令.

中共十八軍自昌都與甘孜起程(甘孜今為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甘孜縣),先由該軍副政委王其梅帶一步兵連于九月九日進駐拉薩,隨後軍長張國華,軍政委譚冠三率軍直屬營與五十二師一五四團、一五五團(修路部隊除外)于十月二十六日、十一月六日分別進駐拉薩河太昭(今工布江達一帶)[68].

之後於十一月十五日一百五十四團抵達江孜、日喀則,之後於1952年七月十五日到亞東,插旗喜馬拉雅山,象徵此乃國之邊境,係屬前所未有之創舉。

另由范明任司令員、慕生忠任政委之十八軍獨立支隊,於1951年十二月一日進抵拉薩,向來進藏都極為艱難,而有:一二三雪封山,四五六雨淋頭,七八九正好走,十十一臘學狗爬。」的諺語,形容入藏之艱辛,這一支部隊於寒冬季節進藏,沿途困難情況,可想而知。

其中1951年六至十月,中共依據《十七條協議》及中共西南軍區之指示,進藏的中共四十二師作了調整,由一二六團直一部與一營(三個步兵連)、一個機炮連及一個政工隊組成戰鬥部隊,由扎那出發,經門工、扎好、官房、祖秀拉山、牛拉雪山、烏拉雪山至竹瓦根(以上各地均在林芝地區東南方,可參見北京中國地圖出版社,2004年出版之《中國地圖集》頁208209,執行駐防察隅、科麥的任務,這較清代規定定:「又于四川省線營內,派游擊一人、都司一人、守備三人、千縂二人、把縂四人、外委八人,兵六百四十六人,以分駐前藏、後藏、定日、江孜。又游擊一人,都司一人,守備三人、千縂二人、把縂七人、外委九人,兵七百八十二人,以分駐由打箭爐至前藏一帶糧台[69]」更為周密,也為有史以來之創舉。

另有一支由雲南進藏共軍,在碧土、門工一線經過短暫整備後、透過對察隅地區的統戰工作及群衆工作,從多方面瞭解該地區政治情況與民情風俗、進軍路線及地形,乃得以順利於八、九月間進藏。

這支由雲南進藏部隊,由一二六團團長高建興率領,由扎那出發,翻越多座高達五千公尺的高山,其艱困情況也可想而知,於十月一日到達隅,十月十日進駐科麥,逼使入侵的印度軍隊後撤,該團遂長駐於此以邊疆。

此外,由青海進藏共軍騎兵支隊,由香日德經通天河(在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唐山拉山(在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向黑河、拉薩進軍。

此外,別有新疆獨立騎兵師三個連與先期到達日喀則的一個連會合後,由於闐(在新疆維吾爾治區南部、崑崙山北麓)翻越崑崙山,到達西藏阿里首府噶大克一帶,與此同時,由各路進藏部隊,也於十二月先後進入拉薩地區。

十二月二十日,「成千上萬的拉薩人出來觀看他們(指共軍)進城,他們的抵達伴隨著盛大的儀式,舉著『和平解放西藏』的布條,敦促西藏人與祖國統一,驅族『帝國主義侵略勢力[70]』」以上所述中共軍隊進藏資料多採錄陳永柱所著《走到西藏、西藏和平解放親歷往事》一書,蓋陳氏係進藏共軍之一,所述自有可信度。

另據相關資料記載,1951年十月二十六日,當張國華、譚冠三率十八軍部分部隊到拉薩時,拉薩舉行了富有聲勢的入城儀式,當日拉薩各界約有兩萬人舉行盛大的集會,熱烈歡迎張、譚及其所率部隊。

當部隊入城時,西藏地方噶厦噶倫以下重要僧俗官員都前往郊外搭起帳篷迎候,已經進藏的先遣支隊與西藏地方藏軍,也到郊區列隊歡迎。

中共中央人民政府代表張經武、張國華、譚冠三以及西藏地方噶厦政府六位噶倫一起撿閱了進藏共軍部隊[71]



[65]  見陳永柱《走到西藏.西藏和平解放親歷往事》,北京長征出版社,2011年,頁81~82
[66]  見藏人茨仁夏加著、謝惟敏譯《龍在雪域》,台北左岸文化出版,2011年,頁107
[67]  有關美國情報單位介入西藏事務,可參見直雲邊吉《達賴喇嘛.分裂者的流亡生活》海南出版社,2015年,頁83~94,另1999年四月十四日台北《聯合報》也有專文報導美國中情局介入西藏事務。
[68]  見注13所引陳永柱所著書,陳氏親身隨軍入藏,所述日期、地點自有其可信度,但茨仁夏加《龍在雪域》一書頁131則稱張國華與譚冠三於十月二十六日抵達拉薩,兩者有所出入,自以陳說為準,江達工布距拉薩還有二百公里之遠,不能既出現在江達工布,又出現在拉薩不過茨仁夏加自幼在北印度求學,1973年赴英國讀書,2004年獲博士,其所著《龍在雪域》一書較夏格巴書為客觀。
[69]  見《理籓院則例》,按該則例有乾隆朝內府抄本、康熙朝、雍正朝、乾隆朝、嘉慶朝諸版本,此處採嘉慶朝版本,見北京中國社科院邊疆史地研究中心(現已改為邊疆研究所)編《清代理藩院資料輯錄》,北京全國圖書館文獻縮微中心出版,1988年,嘉慶朝,頁85
[70]  見注14所引茨仁夏加所著書頁131
[71]  見師博《西藏風雨紀實》,北京華僑出版社,1993年,頁75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