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Crosscol

Breaking

民國109庚子年1月1日起 Views

成吉思汗 (二) 乃蠻部



鐵木真既攻滅克烈部而擁有其地、其人,同時也就與乃蠻部為鄰。

乃蠻部也是突厥、回紇之族,有頗高度文明,而且有足堪使用的文字,其首長為太陽汗,其本名為台不花。

其父亦難赤汗死後,台不花與其弟不亦魯黑為爭奪其父亦難汗之妾古兒別速,而訴諸兵戎。不亦魯黑兵敗向南逃亡,台不花遂嗣立為乃蠻部汗,且娶古兒別速為妻。

台不花曾協助金朝,被金朝封為王,又自稱汗,於是自稱大王汗,訛讀為太陽汗。

乃蠻是漠北大國,一度臣服於統治西域的西遼帝國,西遼是漢文史料的稱謂,西方史冊則稱之為喀喇契丹,是遼宗室於遼亡後,西走西域建立的大帝國,據西方文獻記載,西遼宮廷使用的是漢文、漢語[4]

西遼盛時曾統治今新疆及中亞地區,可見將漢語文推廣到廣狹義的西域是契丹,當時乃蠻稱乃恩蠻,是向西遼稱臣納貢的,但在漠北乃蠻仍是既文明又強大的國家。

蒙古鐵木真既與乃蠻為鄰,在草原上只有征服與被征服,沒有和平共存這回事,鐵木真此際不但統一了蒙古各部,又攻滅了克烈部,其聲勢已威脅到乃蠻,彼此衝突遂成為無可避免之事。


乃蠻太陽汗想先發制人,遂派脫兒必塔失為使,去遊說汪古部的阿拉忽失的吉惕忽里(「忽里」意為部長),一起聯兵進擊鐵木真,汪古部不但不同意,反而向鐵木真告密說:

乃蠻的塔陽(即太陽汗)要來奪你的弓箭,教我做右手,我不肯依從,我如今提省你(「提省」即提醒),若不提防,恐來奪你弓箭。

鐵木真得此訊息,急忙起而應戰,幾經研商認為與其後發制於人,莫如先發制人。並且使用欺敵戰術,刻意令大將者別、忽必來的士兵騎乘瘦弱的戰馬作為前哨,又故意讓乃蠻的哨兵發現,於是哨兵向上報稱:

原來達達(註)的馬瘦」。
     
   (註)達達係指蒙古

果真乃蠻太陽汗大失警戒之心,而有了輕敵之意。但鐵木真率大軍隨後趕到,鐵木真以蒙古兵在人數上並不多,不宜直接開戰,乃布疑兵之計,令士兵夜間一人燒火五處。

於是黑夜之中,只見遍地營火,乃蠻哨兵不知是計,乃向太陽汗報稱:

達達馬軍已塞滿撒阿黑客額兒地面了,想是每日增添,只見夜燒的火一如星般多了。

太陽汗聞報大驚,便對他兒子屈出律(西方史書多稱之為古出魯克)說:

達達每馬瘦,燒火如星般多,其人必眾,人曾說達達每剛硬,眼上剌叮不轉睛,腮上剌叮不躲避,今若與他聯兵,後必難解,見說達達的馬瘦,咱教百姓起了,越過金山(指今阿爾泰山),整搠軍馬,引誘著他行,此至金山,他瘦乏了,我肥馬正好,然後復回與他廝殺,可勝麼道。(引自《蒙古秘史》).

按《蒙古秘史》是由回紇人火原潔於明朝初年從蒙文(詳後)以明初白話譯出,以上這一段話意思是:

蒙古人馬瘦,但營火如天上繁星般多,想必為數極多,而且傳說蒙古人個性剛強,即使剌他的眼,也不會乍一下,剌他的顋也不會閃躲,現在如與之硬拼,可能討不到便宜,既然蒙古的馬瘦,不如我們要老百姓向西遷移,越過阿爾泰山,同時整備兵馬,引誘蒙古軍西進到阿爾泰山,其馬必然更瘦而且疲乏,屆時我方正好馬肥兵強,回過頭來與之決戰,必操勝券。

太陽汗根據錯誤的情報,又中了鐵木真的疑兵之計,而作出此一決策,當然沒有勝算。

兩軍既經接觸,蒙古軍大獲全勝,生擒了太陽汗[5],活捉了其妻古兒別速,將之納為可敦[6]。 太陽汗之子屈出律逃往西域,一時之間不知其下落,許多乃蠻部人民也向西逃亡流落西域草原。

鐵木真既攻滅乃蠻,俘獲其大臣塔塔統阿,此人係乃蠻掌管文書、簿冊之大臣,力言文字及一國統計數據之重要,鐵木真深以為然,遂命塔塔統阿以回紇(或作畏兀)字母拼寫蒙古語言,從此蒙古始有文字。

《蒙古秘史》就是以回紇式蒙文(或稱老蒙文[7]所書就,時為西元1204年,從此今外蒙古全境都在鐵木真統轄之下。


鐵木真既統轄今外蒙古全境,實力大增,視野更為開闊,不以現況為滿足,有更大之雄心壯志,而其戰略思維是對敵人要趕盡殺絕不留遺孓,以杜後患。

前此攻滅克烈部時,王汗之子亦剌合桑昆逃往西夏,於是攻滅乃蠻後,於西元1205年底出兵攻打西夏,攻克西夏力吉里寨,經洛思城,大掠而歸。

其所以攻打西夏,一則固然是懲罰西夏收容克烈部亦剌合桑昆,再則前此鐵木真所有戰爭對象都是游牧國家,其雄心既增,有意攻打女真族所建之金。

但金朝已是城居國家,有厚實之城牆、眾多人民聚居之城市,前此未曾有過攻打城居國家之經驗,不宜冒然從事沒把握之戰爭,而西夏恰好是半城居半游牧之國家,且實力也不若金朝之強大,攻打西夏正好作為攻打金朝之練習戰,且西夏正好位處蒙古之南,基於地緣關係,遂成為鐵木真進擊之對象。

鐵木真於西元1206年、南宋寧宗趙擴開禧二年,歲次丙寅,鐵木真在斡難河源大會各部族首領,由各部族首領商議向鐵木真上「成吉思汗」尊號,並建九游白毛旗,這個集會就是庫利爾台大會,此後蒙古大汗的產生,都要經過庫利爾台大會,成吉思汗同時稱其國家為「大蒙古國」(蒙語讀若「伊克‧蒙兀兒‧烏魯斯」),並以其年為大蒙古國元年。



[4]   可參看法人格魯塞(RENE GROUSSET)著,魏英邦譯《草原帝國》,青海人民出版社,1991年,頁186
[5]   此處稱生擒太陽汗,係採《蒙古秘史》之說:《新元史》作「諸將大破乃蠻兵,擒太陽汗殺之。」《聖武親征錄》、《蒙兀兒史記》、《史集》等書均作太陽汗戰死沙場。
[6]   關於鐵木真將古兒別速納為可敦(妻子,原係回紇語,蒙古沿用之),詳情請參見劉學銚《成吉思汗之大小可敦》,該文載《中國邊政》季刊第205期,台北中國邊政協會,2016年三月出刊,頁91~108
[7]   關蒙文,可參見哈勘楚倫《蒙古語文》一書,中國邊疆歷史語文學會出版,1970年。

地圖來源:史圖館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