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Crosscol

Breaking

民國109庚子年1月1日起 Views

《五胡興華》第三章: 那一年, 北周有五個皇后

北周武帝嚴律己, 虎父自來多犬子; 
宣帝本名宇文贇, 胡作非為是昏君。

諸胡列國以及南北朝,是中國歷史上最混亂的時代,在這二百八十六年間,可以說是鮮卑人跟漢人在競逐天下,其中尤以鮮卑宇文氏的北周、對唐帶來十分重要的影響。

關於鮮卑「宇文部」,有些文獻說他是匈奴族,像《魏書》卷一三○、列傳九十一<匈奴宇文莫槐>,在名稱上就直接冠以「匈奴」,但在列傳內文裡卻又有一種說法:

匈奴宇文莫槐出於遼東塞外,其先南單于遠屬也,世為東部大人……。

這句話透露出許多探討的空間,歷來研究匈奴的人,都知道匈奴的原始居住地在鄂爾多斯高原一帶,鄂爾多斯在河套之南,去遼東塞外有好幾千公里,匈奴的「遠屬」怎麼會在遼東塞外呢?其實中國北方大草原,東起大興安嶺西側,南起萬里長城,北至西伯利亞南沿,向西一路延伸到西域;而西域又有廣、狹二義,狹義的西域,指中國境內天山南北路而言; 廣義的西域則包括了今天的中亞細亞在這麼廣袤的地區裡,地形地貌卻相當的單純,氣候差別也不大,雖然同時可能有數十或百餘種民族生息其間,但由於生存空間條件相,所以表現在生活方式或文化模式,也不致有太大的差異,因此各民族間的區隔並不十分明顯,可以統稱為「草原游牧文化」。

他們都有英雄崇拜的傾向,某一個民族強盛威震周圍各民族時,周圍各民族往往就以這個民族馬首是瞻,自稱為此一民族,例如漢初,匈奴強盛,逐走月氏,威震西域各綠洲國家,這時「西域諸引弓之國皆號匈奴」;後來鮮卑強時,情形也是一樣;甚至最後一個草原游牧武力 -- 蒙古族興起時,情況還是沒有改變。

所以說宇文部是匈奴族,確實留下了很大的探討空間。本篇仍認為宇文部是鮮卑族,這種認定,非憑空而說,也是有文獻根據的,請看《晉書.載記》所稱:

......時東胡宇文鮮卑、段部以廆威德日廣,懼有吞併之計......

另外崔鴻的《十六國春秋.前燕錄》也稱:

太安初,鮮卑宇文單于莫圭部強盛,遣其弟屈雲寇邊。

所以說認定宇文部是鮮卑族,乃是有憑有據的。如果再進一步看,如《史記》、《漢書》所載,匈奴單于冒頓強時,大破東胡部落聯盟,東胡於是分裂為鮮卑跟烏桓(或作烏丸)兩大部。

試看烏桓跟宇文的讀音是否相當接近? 我們如果多看一些史料,就會知道在魏晉以前,「胡」這個字是專指匈奴而言,鮮卑、烏桓部落聯盟在匈奴(胡)的東邊,所以在漢文史料中,就將鮮卑、烏桓的部落聯盟稱之為「東胡」。因此,「東胡」並不是一個民族的自稱,而是漢人給予的他稱。而「鮮卑」這個詞,也不是冒頓單于大破東胡之後才出現的,早在戰國時屈原的《離騷.大招》一篇中,已經有「小腰秀頸,若鮮卑只」出現了「鮮卑」一詞,鮮卑既然是早在戰國時期就有的民族稱謂,那麼跟他結盟的烏桓(宇文)的稱謂,也應該早就出現了。這樣看來,鮮卑宇文部也是一個古老的民族, 這個民族的後人, 以部落為姓, 就如同漢人之以職官或封地為姓(前者如司馬, 後者如趙、陳等)一樣, 是極為平常的。

鮮卑宇文部在諸胡列國時期, 並沒有建立過國家, 這可能是由於同屬鮮卑族的慕容部、拓跋部等過於強盛, 以致宇文部難以出頭, 而被強大的慕容、拓跋諸部所役使, 因此沒沒無聞。可是到了北魏後期, 宇文這個氏族總算冒出頭了。據《周書》所載之為建立北周奠定基石的宇文泰事蹟:

太祖文皇帝姓宇文氏, 諱泰,字黑獺,代武川人也。其先出自炎帝神農氏,為黃帝所滅,子孫遯(音頓, 逃避之意)居朔野。有葛烏菟者,雄武多算略,鮮卑慕之,奉以為主,遂總十二部落,世為大人。其後曰普回,因狩得玉璽三紐,有文曰皇帝璽,普回心異之,以為天授。其俗謂天曰宇,謂君曰文,因號宇文國, 並以為氏焉。

從上面這段史料看來, 其說宇文泰的祖先出自炎帝神農氏, 這是一種託詞, 國史對各胡族的祖先總喜歡假託為炎帝或黃帝之後, 諸如《史記.匈奴傳》說匈奴其先夏后氏之後, 但多是無稽之談。之所以這樣記載, 大約有以下兩種原因:其一, 撰史者認為如能把各胡族寫成都是炎黃之冑, 這樣不管胡族如何強大, 或稱王稱帝, 漢人也不會覺得羞恥; 另外一個原因, 就是那些胡族建立了國家或政權之後, 因為被統治的人以漢人為多, 如果能把胡族君王也解釋成是炎黃之冑, 這樣比較有利於統治眾多的漢人。所以看看《魏書》、《北史》、《晉書》……等史書, 幾乎如出一轍的將匈奴、鮮卑、羌、氐等胡族, 透過迂迴曲折的解釋, 都變成了炎黃的子孫。

其實這些都是經不起考驗的, 試看歷代中央政府力量弱時, 或胡族還沒有大到足以命王稱帝時, 就絕不承認他們是炎黃之冑。至於引文中有所謂「因狩得玉璽三紐,有文曰皇帝璽」也應該是附會成分居多, 試想普回的時代, 大約在西元三世紀初期, 也就是三國曹魏之初, 當時鮮卑各部都還沒有脫離部落組織, 照道理說根本還無法瞭解「皇帝璽」的涵義, 更何況是否確有「皇帝璽」遺落在荒山野嶺之中? 可見這只是附會之說, 上面這段史料只是說明鮮卑宇文氏也是炎黃之冑, 以及宇文為姓的由來而已, 其實如果直接了當說: 宇文就是烏桓的音轉, 豈不更容易使人明白? 

據《周書》載, 普回的兒子莫那, 從陰山遷往遼西, 跟鮮卑拓跋部是甥舅的關係, 傳了九世到候豆歸時, 被鮮卑慕容部的前燕所滅。到了候豆歸的兒子時, 已經叫做宇文陵了, 他曾經在後燕政

38

<未完>

<第四章: 胡漢爭霸中的風流皇帝>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