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Crosscol

Breaking

民國109庚子年1月1日起 Views

《五胡興華》第一章: 打獵亡國的天賜昏君

北齊昏君數高緯, 亡國在即不知悔;
兵臨城下無所謂, 寵姬更請殺一圍.

南北朝時, 北方以北魏為主, 大致還算安定; 南方則是東晉、宋、齊、梁、陳, 也還勉強算是平靜.北魏原來都於平城(今山西大同附近), 接近草原地帶, 北方的柔然經常擾邊, 因此從道武帝以來, 就不停的攻伐柔然, 並且在沿邊地帶設了許多軍鎮, 以防禦柔然, 而這些軍鎮裡的軍人幾乎是世兵制的兵戶, 以鮮卑等各胡族為主; 當中也有一些胡化的漢人, 像為北齊的建立奠下基石的高歡一族, 但雖說是漢人, 但早已經鮮卑化; 創建隋朝的楊堅跟建立唐朝的李淵, 他們的祖先都是出身於六鎮的軍人.

在五胡列國時代, 由於國家是胡人所建, 一般人民向權力靠攏乃是極自然之事, 所以在五胡列國及北朝時代, 一般漢人胡化的情形相當普遍. 《顏氏家訓》有一段故事是這樣的:

齊朝有一士夫(齊朝即指高氏一族所建之北齊而言), 嘗謂吾曰: 「我有一兒, 年已十七, 頗曉書疏. 教其鮮卑語及彈琵琶, 稍欲通解, 以此伏事公卿, 無不寵愛, 亦要事也。

可見當時北朝士大夫熱衷胡風,那麼一般老百姓胡化的情況就更不用說了。且說北齊高氏一族,雖說他的祖籍是渤海蓨人(蓨或作蓧, 地當今河北景縣), 如就地望而言, 應該不是胡人, 可是這個地方老早就被鮮卑族所占領, 後來鮮卑慕容氏所建的前燕, 也統治這個地方, 所以這個地方鮮卑化的情形, 極其普遍, 高氏一族的祖先原就已經染有鮮卑習俗了, 到了高歡在北魏後期到北方六鎮為軍戶, 那就與鮮卑人無異了。高歡字賀六渾, 這個「賀六渾」顯然是鮮卑語的音譯, 所以《北齊書》就說:

齊高祖神武皇帝......累世北遷, 故習其俗, 遂同鮮卑。

所以北齊皇室可以說是鮮卑化的漢人。不但鮮卑化, 而且高氏一族在心底深處也自認是鮮卑人,比方說有一次高歡的兒子高洋, 跟大臣杜弼有這麼一段對話:

顯祖嘗問弼云: 「治國當用何人?」對曰: 「鮮卑車馬客, 會須用中國人。」顯祖以為此言譏我。(見《北齊書》杜弼傳)

杜弼主張鮮卑人只是過客, 要治理國家, 還是得用漢人的這一番話, 聽在自以為是鮮卑人的高洋耳裡,頗不是滋味, 以為杜弼故意諷刺他, 後來還藉故把杜弼給殺了。

這種胡化的情形在整個北齊朝廷跟社會普遍的彌漫著。高洋在位頭尾十年(五五○至五五九年), 他死後最初由他的兒子高殷嗣立, 可是不到一年, 就被他的叔叔, 也就是高洋的弟弟高演篡位, 高演在位也只有一年, 又被高洋的另一個弟弟高湛給奪了帝位。

高湛雖然做了大權在握的皇帝, 可是腦筋卻沒跟著長進, 在寵臣和士開跟祖珽的慫恿下, 只當了四年的皇帝, 才二十九歲就傳位給兒子高緯, 自己當了太上皇。

相傳高湛的胡皇后曾經做了一個夢, 在夢中她坐在一個玉雕的大浴盆裡, 漂浮在波濤粼粼的大海上, 忽然有一束強光照到她的下身, 醒來之後他將夢境告訴了高湛, 同時便有了身孕, 接著便生下了高緯。高湛認為此子必然大有來頭,所 以高緯從一出生, 便極受高湛的寵愛。

從北魏以來, 北方胡族政權便流行將罪臣的妻孥沒入宮廷為奴, 北齊有個叫駱超的官員, 因為謀叛被殺, 妻子陸令萱便被沒入宮廷, 恰好高緯生下不久, 陸令萱便成了高緯的乳母。這個陸令萱也不是省油的燈, 一方面極力討好胡皇后,以鞏固自己的

地位,另一方面寵愛高緯,將來他入承大統,自己便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除此之外,她也要自己的兒子駱提婆好好巴結年齡相仿的太子 - 高緯。可以說是步步為營,時時為未來著想。

高緯自幼生長宮中, 只愛跟宮女嬉戲, 胸無大志, 而且個性內向, 羞於跟外人說話。後來高湛為他娶了族源於高車, 但已經鮮卑化的斛律氏為太子妃, 斛律氏有個從嬋叫穆黃花, 生得有羞花閉月之貌, 而且聰明伶俐, 高緯對她有了意思, 穆黃花何等伶俐, 自然知情識意, 使出渾身解數, 把高緯迷得昏頭轉向, 自然而然就納穆黃花為次妃, 同時還給她取了個名字, 叫做舍利, 從此專寵後宮。

陸令萱何等聰明, 看出端倪, 對穆舍利也刻意加以攏絡, 更叫自己的兒子提婆改姓穆, 跟穆舍利結為兄妹, 從此原來的駱提婆便成為穆提婆, 而且, 也極得高緯的寵信。

穆舍利(原名穆黃花)的「穆」姓, 原本是鮮卑姓丘穆陵氏, 北魏孝文帝所推行的漢化政策中, 有一項改胡姓, 所以丘穆陵氏就改為穆氏。另外還有一個佞臣和士開, 他是西域胡的後裔, 既會彈琵, 又會玩握朔。所謂握朔, 很像後來的西洋棋, 是從西域傳來的, 從北魏到北齊、北周都很流行。

和士開除了這兩樣外, 更擅於鑽營, 因此也被高緯、高湛引為心腹, 陪著吃喝玩樂, 淨做些言不及義的事。

祖珽很會察看政治風向, 眼見自高洋以來, 皇位都沒有好好的傳給兒子, 現在自己雖然很得皇帝高湛的寵信, 可是一旦高湛殯天, 誰來當皇帝都不知道, 那麼一來不但自己的榮華富貴可能一夕之間化為烏有, 搞不好連身家性命都不保。為了能夠長保富貴, 最可靠的方法, 就是趁高湛還在位時, 就禪位給兒子高緯, 高湛當太上皇, 仍然掌握實權, 而皇帝的名分已定, 其他高氏家族也就無從覬覦了. 

祖珽想著這確實是高招, 可是這話必須由一個跟皇帝更親近的人去提出才恰當, 自己只要從旁敲邊鼓, 力保成功就行, 可是這個人是誰呢? 祖珽的理想人選就是和士開。

有一天祖珽向和士開說: "和公, 你現在是皇帝跟太子身邊的大紅人, 權力之大, 令人羡慕, 可是有沒有想過, 一旦龍御上賓, 咱大齊的傳統, 自文宣皇帝以來, 都沒有傳位給兒子成功的例子, 如果到時候由別人繼承皇位, 那你眼前的一切, 都將如過眼雲煙。和公, 我是替你擔心哪!"

和士開聽他這麼一說, 仔細想了一下, 確實蠻有道理, 也開始擔心未來, 但是這種事又由不得自己,只好問祖珽怎麼辦才好, 祖珽原就要他開口請教, 於是把心中的想法說了出來, 和士開一聽也覺有理, 只是擔心皇帝未必同意, 祖珽早料到他會有這個顧慮, 所以接著說: "和公, 你只要開口提個頭, 接下來的話, 我會說。"


既然如此, 和士開也就同意了 。有那麼一天, 恰巧彗星出現, 太史認為應該除舊布新(在古代太史往往兼管星象, 以卜國家吉凶), 祖珽認為這是最佳進言機會, 於是就向皇帝高湛說: "天子雖有權, 可是也有責任, 所以並非最尊貴的人; 如是太上皇, 那就只有權力, 不必負任何成敗的責任, 以前北魏的拓跋弘, 才二十幾歲就傳位拓跋宏, 自己做太上皇, 悠哉遊哉, 而且更不必擔心皇位被別人奪走, 現在彗星出現, 正是除舊布新的大好時機。"

這時和士開從旁慫恿, 也說: "陛下, 咱大齊自文宣皇帝(就是高洋)以來, 皇位傳子都不成功, 陛下如果現在傳位太子, 以陛下的威望, 無人敢來搶奪皇位, 這樣陛下子子孫孫可保萬世一系, 永為大齊的皇帝。"

在祖珽、和士開的唱和之下, 高湛也深覺有理, 於是就在河清四年(五六五年)禪位太子高緯, 高湛自己以二十九歲的青壯之年, 成為太上皇。

高湛自從當了太上皇之後, 既有權又無責, 於是整天耽於酒色, 不再過問政事。而高緯即位之後, 改元天統, 立刻拜祖珽為祕書監加開府儀同三司, 和士開更成了高緯的親信兼玩伴。

高緯雖然即了帝位, 他那怯懦的性格依然如故, 不敢面對大臣, 所以大臣向他面奏時, 只好側向上奏, 以免皇帝不自在。有時候甚至會發生大臣還在上奏, 高緯卻已經退朝而去的離譜狀況。試想, 國家交給這樣的人去統治, 北齊能有什麼前途呢?

當北齊、北周分別篡東魏、西魏時, 北齊的國力還凌駕在北周之上, 所以北周時時刻刻都在提防北齊的入侵, 可是北齊自高洋之後, 經過幾次的皇位爭奪, 每次都會殺死不少大臣, 國力因而削弱不少。到了高緯時, 北齊的國力已經無法跟北周相比了, 所以得隨時提防北周的入侵。

高緯本人卻全然沒有警覺心, 依然沉溺於酒色之中, 也依然寵信和士開, 這個和士開可能是身材偉岸而且面貌俊美, 早在高湛還在世時, 便跟高湛的皇后胡氏, 也就是高緯的生母, 有了苟且的關係, 等到高湛殯天, 胡太后跟和士開更是經常膩在一起。

其實在南北朝時期, 宮闈穢亂是很普通的, 沒想到後來和士開被高緯的弟弟高儼用計殺死, 這下胡太后頓失所愛, 居然恨起自己親生的兒子高儼, 之後高儼受人慫恿想造反, 結果, 被高緯給殺了。

這下胡太后既失心之所愛, 又有傷子之痛, 以三十來歲的青壯歲月, 內心的空虛可想而知。後來她在廟中結識住持曇獻, 心生喜愛, 遂以辦法會超渡亡靈為名, 把曇獻和他身旁兩個小和尚召入宮中。

過了一陣子, 曇獻跟胡太后的姦情被高緯識破, 高緯自是大怒, 立將曇獻以及二僧處死, 並且將胡太后徙居北宮, 把她幽禁起來。

胡太后被幽禁之後, 高緯的乳母陸令萱認為機會來了, 趕忙找足智多謀的祖珽來商量, 希望能為她自己謀得些好處, 祖珽雖然無行, 書倒是讀了不少, 知道的典故也多, 想起北魏太武帝拓跋燾尊乳母竇氏為保太后, 而且獨攬後宮大權, 這個典故有利於陸令萱, 於是就在朝廷上奏宜尊陸令萱為太后, 並且宣稱:「陸雖婦人, 實是豪傑, 女媧以來, 得未曾有」, 陸令萱當然欣喜萬分, 而那個糊塗皇帝高緯也口頭承諾, 祖珽因而被稱為國師, 並且進位左僕射, 後來由於斛律光等一批大臣的反對, 陸令萱沒當成皇太后, 但是祖珽的官位倒是已經升了。

這個北齊皇帝高緯, 後來雖然禪位給兒子高恆, 但只是做做樣子, 所有大小事情都還是由高緯親自裁定。他有一個弟弟高綽, 被封為南陽王, 出任定州刺史, 此人生性殘暴, 專以殺人取樂, 他喜歡波斯狗, 於是常命人赤身裸體在身上彩繪成動物的圖案, 任由波斯狗噬咬, 高綽看了哈哈大笑。

又有一次, 高綽在街上看見一個少婦抱著嬰兒, 他一時興起, 便命隨從將那嬰兒搶來餵狗, 婦人痛不欲生, 哭聲淒厲, 高綽感到不耐, 又縱狗去咬那婦人, 沒料到狗卻不去咬她, 高綽就命人將嬰兒的血塗在婦人身上, 這樣狗就開始撕咬那婦人, 高綽一見大樂。

類似這樣慘絕人寰的舉措, 終於傳到朝廷, 高緯為了掩人耳目, 不得不過問一下, 於是就召高綽入京, 但並無責備之意, 反而問他在定州都以什麼為樂? 高綽說: "將蠍子放到器皿中, 然後將蛆放進去, 看蠍子螫蛆, 蛆掙扎蠕動的樣子, 煞是好看, 其樂無窮。"

高緯聽罷不僅不加斥責, 反而也要學著玩, 於是命人去捉蠍子, 要一夜之間捉一斗毒蠍。高緯心想: 蠍子螯人一定比蛆更有趣, 於是命人赤身裸體躺在浴盆裡, 將這一斗蠍子倒進浴盆, 毒蠍遍體亂螯, 只一剎那間那人已經體無完膚, 痛苦哀號之聲碎人肝膽, 而高緯、高綽兄弟一旁觀看, 居然樂得手舞足蹈, 哈哈大笑。更對高綽說: "如此好玩之事, 為何不早說予朕知?"

從此高綽更為得寵, 升為大將軍, 高緯如此殘民以逞, 實為歷代帝王中所罕見的。

北齊在高緯統治下, 可以說是千瘡百孔, 而北周更是在旁虎視眈眈, 其所以一時還無法攻滅北齊, 是因為北齊有一位大將軍 -- 高車族的斛律光, 他也是高緯皇后斛律氏的父親。斛律光的父親斛律金是高歡時重臣, 有名的北朝樂府「敕勒川」就是斛律金以鮮卑語唱出, 然後再以漢語譯出, 總共有五句, 且把它抄錄如下:

敕勒川, 陰山下, 天似穹盧, 籠蓋四野。(此句或作籠罩四野)
天蒼蒼, 野茫茫, 風吹草低見牛羊。

這個斛律光可以說是系出名門, 忠勤幹練,勇猛多謀, 使北周不敢輕舉妄動。但高緯終究是個昏君, 只知玩樂, 親小人、遠賢臣,終日跟穆提婆、祖珽等一般佞臣廝混, 祖珽、穆提婆這些人自然容不下像斛律光這樣的忠臣, 於是經常在高緯跟前說斛律光的壞話。而北周因為忌憚斛律光, 也刻意編造歌謠, 傳入北齊的京城鄴城, 這歌謠是這樣子的幾句:

百升飛上天, 明月照長安。
高山不推自崩, 槲木不扶自舉。
盲老公背受大斧, 饒舌老母不得語。

這三段歌謠傳入鄴城, 許多小孩都能朗朗上口, 穆提婆聽到後, 覺得奇怪, 便向母親陸令萱報告, 陸令萱讀書不多, 不解歌中含意, 於是召祖珽入宮, 祖珽人品雖低, 書卻讀得不少, 一聽歌詞, 即解其意, 認為是扳倒斛律光的大好機會, 於是便解釋給陸令萱聽。他說: 第一段百升是斛, 明月是光, 長安是北周的京城; 這兩句明指斛律光在長安很有聲望。第二段高山不推自崩, 是指北齊皇帝姓高, 是說北齊將自行土崩瓦解; 槲木不扶自舉,「槲」還是指斛律光, 意思是說斛律光不必努力自然而然就會身登大寶。至於第三段,「盲公」是指我曾受煙燻, 兩眼幾近失明; 「饒舌老母」是指陸太后, 這兩句總意是說, 只要斛律光一旦身登大寶, 我將身受斧鉞之刑, 而陸太后您將終身不得言語。

在這一番解說之下, 陸令萱既恐又怒, 立即向高緯報告, 還加油添醋一番, 昏庸的齊主高緯, 也開始懷疑斛律光的忠誠度了。此時祖珽又乘機向高緯說: "斛律光一族累世掌兵, 聲震關西, 威行突厥, 女兒是皇后, 兒子娶公主, 現在市井有此歌謠, 還真令人害怕呢!"

這下高緯動搖了, 之後祖珽又利用其他大臣向高緯進讒, 使得高緯終於下定決心要殺斛律光, 北齊最後一根支柱即將被拔除, 北齊滅亡的日子不遠了, 這真是應了「高山不推自崩」的歌謠。北周見北齊殺了斛律光, 認為伐齊的障礙已經除去, 於是開始準備伐齊。

高緯殺掉斛律光後, 連帶的也廢了皇后斛律氏, 一時之間宮中等於沒有皇后, 這時被幽居北宮的胡太后又開始活動了, 她兄長有一女貌若天仙, 於是便引她入宮, 胡太后深知兒子高緯好色, 便設法要高緯到北宮來一睹姪女胡氏的美色,  高緯早已忘掉胡太后因失德被幽北宮之事, 此番見太后身邊依偎一女, 對其羞花閉月之容、沉魚落雁之貌, 驚為天人。

胡太后見此情況, 知道皇帝已經被胡氏迷住了, 當下便說: "皇兒, 這是你舅舅的女兒, 也就是你的表妹, 斛律氏既已被廢, 如果你喜歡你表妹, 何妨留在宮中, 她系出名門, 可以母儀天下, 何不立她為后!" 美色當前, 高緯根本就聽不見胡太后說什麼, 隨口應答說: "好!好!"

就這樣胡氏被立為皇后, 胡氏早受姑姑胡太后調教, 知道如何討好高緯, 以便為胡太后恢復昔日的地位, 這一招果然見效, 胡太后搬回了原來的寢宮, 仍然過著尊貴的太后生涯。

高緯這廂立了胡氏為皇后, 可是那邊穆黃花(後來改名舍利)可吃味了, 就央求陸令萱設法扳回, 也不知道陸令萱用了什麼毒計, 居然能叫胡皇后語無倫次, 再加上高緯對胡皇后的新鮮感已經過了, 所以就冷落了胡皇后。另一方面陸令萱刻意把穆黃花著實好好的打扮、調教一番, 穆黃花本就容貌嬌美, 高緯一見彷彿是新人一般, 再加上穆黃花曾經生了一個兒子, 已被立為太子, 這麼一來高緯又迷戀起穆黃花來了, 陸令萱乘機對高緯說, 哪有太子的生母不當皇后之理? 於是又改立穆氏為皇后。

但沒過多久, 高緯對穆氏又覺得膩了, 這時又集寵愛於馮淑妃身上, 這個馮淑妃喜歡打獵, 所以高緯就經常帶著一批軍隊陪著馮淑妃去狩獵。而此時北周正全力向北齊進攻, 平陽已經陷落, 北齊大臣趕忙向高緯報告, 要他趕回晉陽鼓舞士氣, 但是馮淑妃此刻正圍獵的起勁, 怎肯輕易離開, 於是對高緯說, 請更殺一圍, 糊塗的高緯也就順著她, 又發動兵士圍獵了起來, 結果當然是北齊軍大敗。

像這樣置國家安危、國土淪喪於不顧的昏瞶君王, 確實是古今所罕見, 唐代詩人李商隱曾有一首詩諷刺這位昏君高緯, 詩是這樣的:

巧笑知堪敵萬機, 傾城最在著戎衣; 
平陽已陷休回顧, 更請君王獵一回。

從此北周節節進攻, 高緯一看苗頭不對, 就禪位給他年僅八歲的兒子高恒(史稱幼主), 他自稱太上皇, 準備南逃向南朝陳投降。北齊承光元年(五七七年)正月, 北周終於攻克了北齊的京城 -- 鄴城, 高緯在前一天逃到濟州(今山東在平縣), 高緯命大將高阿那肱守濟州城, 他自己率穆太后(就是穆黃花,高緯稱太上皇後,穆黃花也就順理成章當上了太后)、馮淑妃及幼主幾十人, 再向南逃到青州(今山東益都), 正想往南進入南朝陳的國界, 好向南朝投降, 這時濟州守將高阿那肱眼見北齊的滅亡, 已是定局, 為了自己的前途, 實在不值得為高緯這種昏君賣命, 於是祕密遣人跟北周聯絡, 希望生擒高緯作為向北周投降的見面禮。北周自是樂得接受, 另一方面立刻派人到青州向高緯謊稱北周軍隊距離還遠, 青州毫無危險, 局勢還有逆轉的可能, 不必急著向南朝陳投降, 同時切斷了通往南方的橋梁, 徹底斷絕了高緯南逃的通路。

結果在高阿那肱跟北周軍隊合捕下, 高緯被活捉, 一代皇帝成了俘虜, 這就是歷史上的北齊後主。


<第二章: 為后何如為娼樂>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