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Crosscol

Breaking

民國109庚子年1月1日起 Views

《五胡興華》第二章: 為后何如為娼樂

宮幃穢史何其多, 北齊胡后成一絕; 
帝既蒸嫂后出牆, 為后何如為娼樂 。

《紅樓夢》這部小說, 幾百年來膾炙人口, 在學術上被稱為「紅學」, 許多知名的學者, 如蔡元培、俞平伯、胡適之......等, 都寫過有關《紅樓夢》的文章, 相傳民初北京大學曾有「紅學」這門課可見一部好的小說, 是可以走進學術的殿堂。

《紅樓夢》裡人物何止上百, 但是個性特殊, 能夠占據讀者腦海的, 也不過十來個人, 除了榮、寧兩府的人外,  柳湘蓮應該也讓讀者留下極深刻的印象, 他曾說過榮、寧兩府除了門口的石獅子乾淨之外, 沒有一個人是乾淨的, 這句話或許言過其實, 不過, 如果再對照焦大醉後所說的: 爬灰的爬灰、偷小叔子的偷小叔子......。這麼看來柳湘蓮所說的可信度還是頗高的。

古代中國富貴人家都有這麼多的事情發生, 那麼宮廷之中的淫亂穢史, 就不足為奇了。

諸胡列國時代, 是中國歷史上最混亂的時代。在這個時代裡, 許多北方草原游牧民族到中原地區建立政權, 並把草原游牧文化也帶到農業地區來, 也有許多北方華夏民族(當時還沒有「漢人」這個稱謂, 縱然有, 也都帶有輕衊侮罵的涵義), 舉家南遷, 整個中國大地的人, 好像都在流動; 尤其北方, 各種胡族都在華北匯聚了起來, 固然有許多胡人因為接觸了漢人(為了大家的習慣還是用漢人這個詞彙, 好在前面已經有了解釋), 再加上在農業地區立足生根, 所以在語言文字、生活習俗等方面, 都跟漢人沒什麼差別, 原有的草原游牧習俗, 早就拋到九霄雲外了, 這就是一般漢人最喜歡提到的「胡人漢化」了。

但是也有許多漢人在胡人圈子裡做事討生活, 日子一久, 無論是語言(當時各胡族都沒能制作文字)或生活習慣方面, 都向胡人看齊, 相對的這應該叫做「漢人的胡化」, 曾經建立政權的有馮氏的北燕、高氏的北齊, 而馮氏或高氏家族,也都鮮卑化了。這是一個史實, 不管後代的漢人喜歡或不喜歡,都無法改變這個事實, 就連被列為正史的《北齊史》也直言不諱的說:

齊高祖神武皇帝, 姓高名歡,(四九六至五四七年), 字賀六渾(這是鮮卑語)渤海蓨人也. 六世祖隱, 晉玄菟太守。隱生慶,慶生泰、泰生湖, 三世仕慕容氏(慕容氏建有諸燕)......神武既累世北邊,故習其俗,遂同鮮卑。

北齊建國者高氏家族是典型的「漢人胡化」, 當然, 也有一些學者考證, 認為高歡冒認晉玄菟太守高隱為祖先,而他根本就是鮮卑人,不過,到目前為止這些考證的文章還沒有,得到學術界的公認, 我們還是以《北齊書》的為準, 這一家子不折不扣是胡化的漢人。

高歡在北魏時, 原是北方六鎮的兵戶,北魏自從孝文帝遷都洛陽後,政治重心移到洛陽, 使六鎮的重要性,日漸消失, 兵戶的地位更是一落千丈。

高歡出生後, 母親就死了, 所以高歡是由胞姊(嫁尉景,可能是鮮卑的尉遲氏)養大。兵戶的子弟, 自然也是兵戶, 高歡由於家貧, 連馬都買不起, 在北方六鎮只能當個步兵, 好在後來娶了婁氏(這個婁氏,極可能是鮮卑匹婁氏, 在孝文帝漢化政策下, 改為婁氏)後, 由於妻子的贊助, 才有錢買馬, 並因此在六鎮裡當上了「隊主」(大概是小隊長,可能類似今天部隊中的班長)。

鎮將段長頗為器重他, 後來讓他轉任「函使」, 這個「函使」的工作, 說白了就是信差, 把軍鎮上的公文送到京城洛陽, 雖然工作簡單, 但卻是非鎮將親信不可的差使。因此高歡經常往來邊鎮跟洛陽, 邊鎮的貧窮跟洛陽的繁華成了強烈的對比, 而洛陽北魏朝廷的腐化, 也讓高歡體會到朝廷的氣數將盡, 所以他回到邊鎮後 ,變賣家產, 他認為一旦天下大亂, 這些家產都將成為累贅, 不如變賣了把錢用來多結交些朋友, 未來一旦有了危難, 還可以有個照應, 從此, 他積極投入政治活動。

果然,不久之後, 由於洛陽朝廷的腐化, 激起六鎮的叛變, 高歡率同一批好友先後投靠葛榮、爾朱榮的部隊, 這時北魏孝明帝元詡(北魏帝室原姓拓跋氏,孝文帝推行華化後, 改姓元氏)受制於胡太后, 想擺脫胡太后的控制, 於是密召爾朱榮要他帶兵到洛陽, 以兵脅迫胡太后, 沒想這下引狼入室, 固然 爾朱榮兵入洛陽後, 將胡太后等人統統扔到黃沙滾滾的黃河裡去了, 但同時爾朱榮也把持了北魏的朝政, 北魏從此分裂為東、西魏, 高歡就在這種亂局中展開了他一生的事業, 為建立北齊奠定了基礎。

當高歡把持了東魏政權之後, 東魏的皇帝(時為孝敬帝元善見, 或作孝靜帝)形同傀儡, 大小事情都是高歡說了才算, 高歡有好幾個兒子, 較著名的幾個依序為高澄、高洋、高演、高湛、高楷。

高歡死前還沒有篡位, 死後由世子高澄繼續掌控東魏政柄, 高澄早有篡東魏自立之意, 但人算不如天算, 高澄在東魏敬帝武定七年(五四九年)被部屬殺死, 改由他弟弟高洋接掌他的位子。

這個高洋較有學問, 而且個性深沉,給人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在孝敬帝武定七年八月高澄遇害時, 竟然神色不變, 一方面面率兵誅殺謀叛的人, 一方面祕不發喪, 等到一切處理妥當之後,才開始處理高澄的喪事。

第二年,孝敬帝封他為齊王,這時他曾經作了一個夢, 夢中有人在他的額頭上用筆點了一下; 醒來後把這個夢對館客(可能類似春秋戰國時四大公子所豢養的食客)曇哲(從名字看, 像是出家人)說, 並且向曇哲問道: "這個夢是不是暗示我該放棄權位了?

這個曇哲可說善解人意, 馬上向前一拜, 向高洋道賀, 並且說: "你現在已經是齊王了, 想想看在王字上頭加上一點, 便是主字, 你應更積極地爭取名位." 這句話真是說到高洋的心坎裡去了, 就在這年(五四九年)五月透過東魏孝敬帝的「詔書」, 進位相國, 總攬一切,更加九錫的殊禮。

講到這裡,又得將「九錫」這個詞稍作解釋,這樣才能明白加九錫有什麼意義。所謂「九錫」相傳古代帝王尊禮大臣而給予九種器物(像輿馬、加服、朱戶、納陛、樂則、虎賁、斧鉞、弓矢、秬鬯等九種, 這是公羊家所說, 還有其他各家另有說法, 這裡就不再多舉例了), 《漢書》漢武帝元朔元年(公元前一二八年)的詔書裡有「乃加九錫」這句話, 這是「九錫」最早見諸文獻的史料, 西漢末年王莽陰謀篡漢之前,先給自己加了九錫,到了東漢獻帝劉協(一八九至二二0年)時,曹操把持朝政, 也讓漢獻帝賜曹操九錫, 之後歷朝相襲沿用,後來魏晉南北朝掌政大臣要奪取政權、建立新王朝前,都先加九錫。

所以高洋一加了九錫,等於宣告要篡位了。

果然就在武定八年(五五0年)東魏孝敬帝禪位給高洋,建立了北齊政權(當時只稱大齊, 因為之前南方有個齊政權, 史家為了使兩者有所區隔, 將高氏的齊稱為北齊, 稱南方蕭道成的齊為南朝齊或南齊), 高洋頭尾只做了十年皇帝(五五○至五五九年) 三十一歲就死了, 傳位給他兒子高殷, 高殷在位只有一年, 就被高洋的另一個弟弟高演所篡, 隔年(北齊皇建二年, 五六一年) 便殺了高殷 。然而高演在位也只有二年, 就不小心墜馬而死, 後由他弟弟高湛嗣立 。

高湛是高歡的第九個兒子, 是個殘虐淫亂的皇帝。高湛這個人毫無倫常觀念, 北齊政權是高洋建立的, 高洋的皇后李祖娥稱為文宣皇后, 高洋死後, 無論高演或是高湛, 照道理說都應該尊敬或者憐憫這位寡嫂才是, 然而高湛卻不尊倫常, 登上帝位之後, 立刻非禮了寡嫂文宣皇后李祖娥, 之後還會為了一些小事, 把她衣服給脫光了, 再加上一頓痛打, 如果拿現在的眼光看,  高湛似乎有些心理變態。

高湛自己的妻子, 也就是皇后胡氏, 眼見自己丈夫胡作非為, 於是也展開了一連串「多采多姿」的生活史, 本文主要就是談論她生活上的點點滴滴。 

中國自東漢以來以九品官人法, 也就是大家所熟悉的九品中正制, 將人分為上、中、下品, 每品再細分為上、中、下三品, 時間久了, 基於人的自私心, 逐漸形成了「上品無寒門, 下品無世族」的狀況, 也就是說高門第(上品)的世世代代都是高門第; 低門第的人, 則永無翻身的機會。

這是極不公平的事, 然而自東漢至魏晉南北朝, 幾百年裡都是這樣,於是在社會上形成了一些所謂高門大族, 在北方以崔、盧、李、王、鄭等算是大族。在那個時代, 婚姻最講究門當戶對,高歡自掌控東魏政權後,權傾天下,為兒子擇偶,當然要找高門大族人家的女孩。當高湛十幾歲時(當時都流行早婚),就為他找到了范陽盧氏的女兒, 嫁給胡氏人家叫胡延長的,生了一個女兒,這個胡姓少女就被娶來做了高湛的妻子。

相傳胡姓少女還在她母親腹中時,就有了類似神話般的傳說,據《北齊書.神武婁后等傳》所載某一天有個精通相術、風水的胡僧(當時很多西域僧人到中國來弘揚佛法), 經過胡姓少女母親盧氏家時, 盧氏請他來看看自家的風水, 並為她腹中的胎兒算一算吉凶,這個胡僧仔,細端詳了好一會, 最後只留下這麼一句話: 「此宅瓠蘆中有月」, 便揚長而去了。

這句話很是費解, 「此宅瓠蘆」或許可以說是家宅的形狀像個瓠蘆, 但「中有月」又是什麼意思呢? 盧氏左思右想、穿鑿附會,終於想通了, 認為「月跟日相對, 日是陽、月是陰,陽是乾,陰是坤, 乾之最者為帝王, 坤則自是皇后了, 腹中胎兒一定是個女的.」後來十月期滿,果然生下了一個女娃,心想胡僧的預言對了一半(生女的), 可是當時東魏皇帝孝敬帝早已有了皇后,胡僧預言的另一半, 看來將永無兌現之日了,  所以並沒有把胡僧說得話放在心上。

到了及笄之年(笄, 音雞,古代女孩將頭髮梳成兩個髻, 所以又叫丫頭, 到十五歲已經長大了, 要將頭髮梳成一束盤到頭上, 插上簪, 叫做及笄或笄年, 也就是說到了可以出嫁的年齡), 恰好權傾天下的大將軍高歡為他第九個兒 子高湛提親, 盧氏也就滿口答應了, 這個未生之前就有「異象」的胡氏少女, 就成了高湛的妻子。後來高湛當上了皇帝, 胡氏也就順理成章的成了皇后, 想想當年那個胡僧, 還真的不是「胡說」。

高湛雖然貴為帝王, 但是他的行為卻像地痞流氓, 不但非禮曾經母儀天下的寡嫂, 而且殘忍好色, 作為他的妻子, 內心的痛苦可想而知。高湛既忙於追逐酒色, 又要時常「招呼」寡嫂李祖娥, 哪有時間理會皇后胡氏呢? 痛苦再加上寂寞, 使得胡皇后只好去找回往日喜愛的兩種娛樂, 就是彈琵琶跟握槊。琵琶這名詞並不新鮮, 大家也都知道是從西域傳來的, 但東傳的時代不會早於東漢, 所以西漢王昭君出塞時, 不可能懷抱琵琶, 這一點也許大家就不太清楚了(關於王昭君曾否彈琵琶, 請參看拙撰《文化外史兩代閼氏王昭君, 出塞可曾彈琵琶》, 頁十九至二十八)。至於握槊呢? 也是外來的玩藝,《魏書.藝術傳》有這麼一段記載: 

蓋胡戲, 近入中國。云胡王有弟一人遇罪, 將殺之, 弟從獄中為此戲以上之, 意言孤則易死也。 

這裡所說的胡, 是指西域胡, 這種遊戲流行於北方, 最早見諸文書的是在北魏孝文帝時(四七一至四九九年) ,《魏書》上說:「高祖時(就是孝文帝, 他死後廟號為高祖)…… 趙國李幼序、洛陽丘何奴并工握槊。」到了北魏宣武帝元恪之後, 握槊的遊戲更為流行; 及至北齊, 寵臣和士開更是精於此道 。 

說到和士開, 我們先來了解他的出身,和士開本姓素和氏,字彥通, 他的父新和安恭(見《北齊書》)曾任北魏的儀州刺史。和士開從小就非常聰明,既會玩握槊,又會彈琵琶,而且都很出色, 早在高洋當政時代, 就跟當時還是長廣王的高湛玩在一起了, 高湛也很喜歡彈琵琶跟玩握槊,所以跟和士開能湊在一起, 而且幾乎成了莫逆之交。

相傳有一回在他們演彈過琵琶之後,和士開以玩笑的口吻說:「殿下非天人也!」高湛聽了一楞, 和士開緊接著說:「是天帝也!」這麼一來高湛自然是歡喜萬分,接著也以玩笑的口氣說:「卿非世人也,是世神也!」可見他們之間有著很深厚的交情。後來高湛當上了皇帝, 也允許和士開可以自由出入後宮,本來北朝對男女之防就不是很嚴,和士開出入宮禁相當自由,高湛當了皇帝之後,沉溺聲色犬馬之樂,哪裡有空陪皇后胡氏再來玩握槊、彈琵琶呢?就在這種情況下, 和士開成了胡皇后的玩伴。

那麼握槊到底是什麼呢?歷來文獻都沒有說得很清楚,隋、唐之後一些文人認為握槊跟雙陸之戲相同, 但是前面說過握槊本是胡戲,而雙陸明明是三國時曹魏陳思王曹植所創制(見《資治通鑑》胡三省的注), 所以說握槊不可能是雙陸。不過,有可能在隋、唐時,把外來的握槊跟本土的雙陸相揉合,成為一種新的遊戲。

北宋時曾有人臨摹了一幅「唐雙陸仕女圖」,近人朱大渭、劉馳、梁滿倉及陳勇合著的《魏晉南北朝社會生活史》這本書中(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 一九九八年頁四00至四0一)對握塑跟雙陸有了很詳盡的介紹:

從畫面看, 雙陸的棋局像個小桌,雙層,高度似今日之茶几。在棋局面四周有護欄。棋子呈棒槌狀,比今日國際象棋略高。這使我們想起北魏時爾朱世隆與吏部尚書元世俊握槊的情景。《魏書.爾朱彥伯附爾朱世隆傳》載 :

初,世隆曾與吏部尚書元世俊握槊,忽聞局上欻然有聲(欻,音許,迅疾,忽然之意),一局之子盡皆倒立。

可見握槊的棋子也是一個個立在棋局上的,這種情形與唐代的雙陸有其相似之處。因此我們推斷雙陸和握槊本不是一回事,在魏晉南北朝時,北方的握槊與南方的雙陸結合,發展成為隋唐時期的雙陸。此時期雙陸的情況及玩法, 史書上有較詳細的記載, 我們從中可以看到魏晉南北朝時握槊的影子。

前面提到皇帝高湛既沒空, 也沒這個心思陪皇后胡氏玩握槊或彈琵琶, 和士開既精於此道, 又可以自由出入宮禁, 所以不但成了胡皇后的玩伴, 日子久了, 以和士開的聰明伶俐, 再加上胡皇后寂寞的心靈, 很快的從玩伴就變成了床伴。這時胡氏大約只有三十歲不到的年紀(高湛死時才三十一歲,胡氏應該比他小個兩、三歲),心想: 你高湛既然可以蒸寡嫂, 我胡氏當然也可以出牆。

這裡對「蒸」這個字也需要作解釋, 這跟婚姻文化有關, 人類婚姻的方式有十幾種, 像掠奪婚、蒸報婚、服務婚、買賣婚、贅婚、走婚……, 本質上都有其社會、歷史背景, 所以沒有對、錯的問題。所謂「蒸」就是以下淫上的意思,「報」就是以上淫下, 所以像唐高宗李治(李世民之子)娶了李世民的才人武媚娘、唐玄宗李隆基娶了兒子壽王妃楊玉環, 就是典型的例子。高湛如果娶了寡嫂李祖娥, 也叫蒸報婚, 在漢人社會裡 ,有時也稱之為叔接嫂。

胡皇后認為高湛既然可以蒸寡嫂, 自己跟和士開交往又有何不可? 而和士開則認為:「自古帝王盡為灰燼,堯舜桀紂竟復何異,宜及少壯,恣意為樂。縱橫行之, 即是一日快活敵千年」, 完全一派「古嬉皮」思想, 兩人的不倫愈燒愈猛, 逐漸到了不避人耳目的地步。

有一天, 高湛的侄子(高澄的兒子)高孝瑜, 當時官拜河南康舒王, 跟高湛私交也不錯, 入宮看到胡皇后跟和士開親密的樣子, 覺得不成體統, 而且有辱皇室的聲望, 於是委婉的向高湛提到皇后乃是母儀天下的表率型人物, 不應該跟男人有接手的情形, 這裡接手或許是指玩握槊的遊戲, 這樣輕描淡寫地提醒皇帝不要發生宮闈穢聞。 
或許高湛問了皇后跟和士開的情形, 這下可惹惱了胡皇后, 「居然敢破哀家的好事」, 敢在太歲頭上動土, 一定要嚴加報復, 於是就在皇帝高湛耳邊造謠說: 太行山以東 (當時習慣稱為山東) 的人, 只知道有河南王(就是指高孝瑜), 不知道有皇帝, 一個當皇帝的人, 最不願意聽到臣子的名氣大過自己, 聽到這樣的謠言, 自然會生氣, 但是還沒有氣到要動殺機, 胡皇后於是再加碼買通了婁太后(高歡的妻子、高澄的母親)身邊的宮女, 要她出面控告高孝瑜非禮了她, 果然激怒了高湛, 可憐的高孝瑜就這樣被處死了。

其實高孝瑜從高家輩分來說, 是胡皇后的侄子輩,   但是高孝瑜的妻子, 又是胡皇后的姊姊, 所以從胡皇后這邊來說, 高孝瑜又是胡皇后的姊夫, 這種亂了輩分的婚姻在胡族社會裡並不少見; 胡皇后用計殺了高孝瑜之後, 心中的怒火未熄, 又唆使她的姊姊(高孝瑜之妻) 出面指控高孝瑜的母親宋妃對高湛處死高孝瑜一事心懷怨恨, 胡皇后慫恿高湛將宋妃一併處死。胡皇后有多狠心, 從這件事就可以看出端倪。

而高湛這個昏君倒行逆施,連他母親婁太后死了,都不肯穿喪服,他從太寧元年(五六一年)當了皇帝之後,就一直害怕駕崩之後,諸王就會爭奪王位; 他自己的王位其實就是篡來的。為了能把王位穩穩當當的傳給兒子,他在當了六年皇帝之後的河清四年(五六六年),就先把王位傳給兒子高緯。

但是這個高緯幾乎可以說是南北朝時最壞的皇帝。當初胡皇后生高緯時,也有「靈異」之象,據史傳所載高緯生下來時有「鶚(註)鳴於產帳上」, 「鴟鶚」從來沒有被當作吉祥的字眼來用,高緯似乎是天生壞種。

(註)鶚 - 音蕭,通梟,就是俗稱的貓頭鷹,屬於猛禽,通常跟鴟字合用, 稱鴟鶚

他即帝位後,頭兩年還有太上皇高湛在,惡蹟尚未昭彰,天統四年(五六八年),高湛死了,這下高緯毫無忌憚,從此胡作非為,胡皇后這時也升格成了胡太后。

胡太后還有一個兒子叫高儼,是高緯的弟弟,看不慣母親胡太后跟和士開穢亂宮闈,用計殺了和士開,這使胡太后頓失所愛;之後高儼又受人慫恿居然要造反,結果反被高緯殺了,這下使胡太后既失所愛,又死了兒子,內心的空虛可想而知,於是就想到廟裡拈香禮佛,看看能不能解心中的煩悶,其實像她這種沉緬在情慾中的人,哪有心向佛呢?

有一次,胡太后到廟裡拈香時,看到寺裡的住持曇獻,十分喜愛,於是曇獻成了胡太后的入幕之賓。從此,胡太后經常到廟裡去「禮佛」,但是內外相隔終究不方便,所以乾脆以辦法會超渡亡靈為名,把曇獻召到宮裡來。後來,胡太后在曇獻的眾多徒弟中發現了兩個小和尚,面貌姣好,看起來雌雄莫辨,胡太后一見喜上心頭,將這兩個小和尚喬裝打扮成宮女,帶入宮中相伴。

胡太后與曇獻之間完全不避人耳目,於是寺裡的和尚都戲稱曇獻為太上皇。日子一久,這個太上皇的渾號,慢慢傳到了皇帝高緯的耳裡,高緯心想太上皇不是早就歸天了嗎?怎麼又冒出個太上皇來,所幸近來胡太后較少出宮,而荒淫的高緯也不想多問這件事。可是有一天,高緯突然心血來潮,到後宮去見胡太后,他瞧見胡太后身旁兩個儷人,身材高,容貌姣好,高緯見到這兩個美人豈肯輕易放過,立刻命人將這兩人帶回自己的宮裡。可是沒想到這兩人居然抵死不從,這惹火了高緯,立刻命人扒光了「她」們的衣服,這下圖窮匕見,原來是兩個西貝貨(西貝者,賈也,賈音同假)。高緯這才猛然想起所謂太上皇這回事,立刻責問說: "你們兩個是不是外頭傳說的什麼太上皇?"

小和尚嚇得直說不是我們,是師父曇獻。高緯於是下令將曇獻跟兩個小和尚都殺了,再將穢亂宮闈的胡太后徙居到北宮,軟禁了起來。胡太后這時雖不甘願,卻也不得不終日與青燈木魚為伴了。

北齊在昏君高緯的胡搞亂整下,國勢一天不如一天,而跟北齊對峙的北周,卻呈現了一片欣欣向榮的氣勢, 兩相比較下, 北齊亡國的日子已經不遠了。高緯隆化二年(五七七年), 北周的軍隊攻打北齊, 在這軍情吃緊的時刻,高緯居然還興緻勃勃地和心愛的妃子去狩獵, 置國家安危於不顧。

在北周軍隊攻入北齊北方重鎮晉陽(今山西大同,在當時稱為平城)時, 高緯派大將高敬德帶兵回首都鄴城(今河北臨彰), 負責首都的防衛工作。高敬德回到鄴城後, 發現鄴城已經籠罩在一片戰爭的氣氛裡, 人心惶惶, 就在這國難當頭的時刻, 這位胡太后依然不甘寂, 又跟一個叫苟子溢的宦官雙宿雙飛, 並且縱容苟子溢騷擾人民, 掠奪財物, 就像史傳所稱:「時佞幸閽寺猶行暴虐, 民間雞豬悉放鷹犬搏噬取之」, 像胡太后這樣熱情縱慾的女性, 在歷史上倒也不多見。

北周挾其精銳之師攻打北齊, 一路勢如破竹, 很快就打到了鄴城, 這下高緯才慌了手腳, 準備作逃亡的打算。可是要往哪裡逃呢? 幾經考慮, 他決定過青州(今山東)向南朝陳投降。

承光元年(五七七年), 高緯帶了宮中人等向青州方向逃, 到了青州南鄧村時, 被北周大將尉遲綱抓住了, 他把這一夥人都解送到長安。起先北周武帝宇文邕對高緯母子這一大夥人, 還滿仁慈的, 封高緯為溫國公, 胡太后也還依然過著錦衣玉食的日子, 不料好景不長, 隔年北周藉口說原來北齊將領穆提婆造反, 是因為高緯身旁這一幫皇親國戚居中做亂所致, 於是把投降來的北齊包括高緯以下十來個王公, 活活悶死。

至於胡太后, 她並沒有被悶死, 而是流落到了民間。這時胡太后算算年齡也才三十幾歲。正史《北齊書》對她的下落只簡單的說:「齊亡入周, 恣行姦穢, 隋開皇中殂」, 這裡的隋開皇是指隋文帝楊堅, 他的頭一個年號叫開皇,  共有二十年(五八一至六○○年), 所謂開皇中, 應該是開皇十年(五九○年)左右, 這時胡太后大約近五十歲。 

從她三十幾歲到五十歲的十來年間, 她流落民間如何度日呢? 由於正史無載, 於是給了稗官野史很大的想像空間。以胡太后的秉性看, 她必然不甘心遁入空門以青燈木魚了此殘生, 而她只有一手琴藝, 淪入秦樓楚館應該是她的最佳出路, 所以一些筆記小說都說她最後淪落風塵, 雖然已非少艾, 但是憑她曾經是皇后、太后的身分, 還是有招蜂引蝶的號召力,  縱然沒有門庭若市, 但也不致於門前冷落車馬稀, 對胡太后而言,正是寓娛樂於工作, 得其所哉, 無怪乎她會說:「為后何如為娼樂」這句話了 。


<第三章: 那一年, 北周有五個皇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