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Crosscol

Breaking

民國109庚子年1月1日起 Views

後達賴時期海外藏情推析 (二)

摘 要

從古至今縱有靈魂不朽之說,但絕無身軀不死之事,有生

則必有死,此乃不可更易之自然法則,十四世達賴生於1934年

至今(2020年)已高壽八十有七,為歷世達賴之最長壽者,渠

曾宣稱其轉世問題到九十歲時再說,九十歲時距今也僅三年,

此處願祝渠長命百歲,縱或如此,也僅有十三年,終有壽終之

日,此乃自然法則,無人能免。自1959年三月十四世達賴在親

英分子簇擁下逃往印度、並從此公然倡言西藏獨立,之後陸續

有數萬藏人逃往印度、尼泊爾,遂在印度默許,美歐等國鼓勵

下,在印度北部達蘭薩拉成立所謂「西藏流亡政府」,至今已

一甲子,其間被西方國家視為可以用為制衡中共的籌碼,遂以

各種方式邀其出訪,而十四世達賴(以下均稱達賴)也想利用

各國冀圖迫使中共讓步,接受其經過包裝形同獨立之所謂高度

自治,由於北京之日益壯大,無論美歐日各國或達賴均未達到

其所求,如今達賴已八七高齡,已然去日無多,後達賴時期,

海外藏情必有極大變動,本文擬就達賴出逃,流亡時言論及後

達賴時期海外藏情酌推測分析.


上一篇: 1959年十四世達賴被簇擁逃亡印度


 二、達賴流亡後游走各國及較重要言論

1959年三月十六日,十四世達賴在親英分子及四水六嶺衛教軍「擁簇」

下逃離西藏,試是想當時是三月十六至廿六日,仍是大雪紛飛的季節,喜馬

拉雅山更是冰天雪地,山路難行,如果沒有無線電導航,一行幾百人的隊伍

,如何能安全穿越喜馬拉雅山抵達印度。


達賴一行於1959年四月十八日到達印度要前往提斯浦爾車站時,收到一

些國家高層政治人物拍來的電報,祝賀達賴順利逃到印度,還有許多印度媒

體記者前來採訪,達賴發表了一篇談話,這篇談話主要在指責中共違反《十

七條協議》,在談話末段提到「……因此噶倫和辦事官員們請求我和我的家

人、噶倫等負責政務的主要官員們暫時迴避,以保障生命安全。我決定同意

他們的請求,而不是被反動分子劫持。……」 (註9) 


從這項談話中,可知達賴之出逃是出於藏地主要官員的請求,是被動的,但

加上那一句「不是被反動分子劫持」反而有狗尾續貂蛇足之嫌。這篇談話收

錄於夏格巴的《藏區政治史》,可以相信其為真;不過我們且看《十七條協

議》第一條開宗名義就明白規定:「西藏人民團結站起來,驅逐帝國主義侵

略勢力出西藏,西藏人民回到中華人民共和國祖國大家庭中來」,而達賴本

人也於1951年十月二十四日致電中共中央政府主席毛澤東表示一致擁護《十

七條協議》,然而就在簽訂《協議》之前及之後,先將噶廈政府金庫中之金

銀,銀元等運往錫金首府甘托克,又有其二兄嘉樂頓珠、夏格巴等人在印度

組織「哲堪孜松」的秘密組織,與美國、印度情報單位接觸,進行西藏獨立

活動,達賴流亡後,一再指稱中共違反《十七條協議》,看看以上作為,到

底誰違反《十七條協議》?


夏格巴把達賴這篇談話收錄在《藏區政治史》中,難道一點都不覺得自相矛

盾嗎?


達賴一夥逃到印度後,陸續有一、兩萬藏人出逃,印度政府在印度西北

部喜馬偕爾邦康拉縣的達蘭薩拉之地,設立達賴所自稱的西藏流亡政府,每

年三月十日,達賴例必發表「談話」,其談話的尺度,與中共在國際的聲望

成反比 (註10) ,約略歸納之,自1961至1990年的三十年間,可以分為以下四個

時期,其言論主要內容如下:

(一)、1961至1970年

在這十年間達賴不停宣稱西藏是被中國非法佔領的「國家」,對聯合國

關於涉藏的決議(該決議認為中共剝奪了西藏的自由自治權),達賴認為被

剝奪的不是自治而是獨立;爭取印度、聯合國以及國際社會支持達賴及其所

謂流亡政府的宣稱的西藏獨立的主張。

(二)、1971~1979年

在這十年間達賴言論可歸納為以下五點:

1.認為「中國(按係指中共而言)是聯合國負責任的一員,有能力為人

類和平做些事情,希望中國(中共)政府承認西藏的真實地位」(見達賴英

文國際網站,https://www.dalailama.com/tibet/10th-10th-march-archive/1972)。

2.提出西藏獨立活動要順應國際局勢的發展。

3.明確指藏獨活動的目標是「決定自己的身份」,藏獨鬥爭將持續到藏

人滿意為止(資料來源同上,1974年)

4.宣稱中共政府試圖破壞流亡藏人社區的穩定,呼籲流亡藏人要團結一

致。達賴或其流亡組織,也經常指控在台灣的蒙藏委員會企圖分化流亡藏人

社區,事實上蒙藏委員會既無財力,更無人力從事此項工作,其指控純屬子

虛烏有。

5.要求中共政府允許大陸境內藏人自由進行國際旅行,要求准許流亡藏

人返鄉觀察西藏真實狀況(資料來源同上1979年),對此項要求,中共中央

於同年發布「關于達賴集團人員回國探親問題的指示」,准許達賴集團五人

參觀團到西藏參觀 (註11) 。

(三)、1980~1985年

在這五年間達賴言論約可歸納為以下四項:

1.達賴曾派遣所謂「尋找真相」代表團到大陸藏區參觀訪問,按自中共

成立西藏自治區後,基本上取消了千年來的農奴、牧奴,革除了三大領主對

農牧奴的剝削,因此尋找真相代表團返回達蘭薩拉後,達賴不得不承認西藏

現狀有所改善,但達賴仍宣稱改善是有限的(資料來源同上,1983年)。

2.宣稱西藏人應該擁有「保持和發展其獨特的傳統和文化」的權利,認

為應該賦予西藏人「言論自由的權利」(資料來源同上1981年),達賴此宣

稱看似合理,但達賴自己卻下令嚴流亡藏人信奉流傳已久的護法神雄天(在

下禁令之前達賴自己也對此一護法神頂禮膜拜),流亡藏人連傳統的信仰自

由都被剝奪了,這不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還有1997年達賴訪台

之前,禁止格魯派喇嘛活佛來台弘法接受供養,限制格魯派喇嘛旅行的自

由,那有資格提出上項要求。

3.指責中共中央政府「忽視西藏真實情況」。

4.對國際社會關注西藏問題支持西藏感到滿意。

(四)1986~1990年

在這五年間,達賴在每年三月十日所發表之談話,可歸納為以下三項:

1.開始提出「非暴力鬥爭」口號,鼓動大陸及海外藏人為「保存民族身

份」進行鬥爭,宣稱「要讓西藏成為西藏人的西藏」(以上及以下資料均來

達賴英文國際網站),這段話應該說給美國印地安人聽,如果印地安人做不

到藏人也做不到。

2.宣稱國際社會對西藏問題表現出之關注與支持,是西藏獨立持續下去

的希望所在。

3.要求以西元823年吐蕃與中國唐朝所簽訂之《唐蕃會盟》之內容為基礎

,重構「中國與西藏」的關係。按西元823年係唐穆宗李恒長慶三年,據舊

《唐書》載,是年正月吐蕃遣使論答熱來朝賀;並未談到會盟之事。《新唐

書》則載:是年穆宗遣使者秘書少監田泊往告吐蕃、吐蕃也來使,初吐蕃使

欲會盟長武(唐時長武係長武嶺之省稱,其地在今甘肅省平涼市涇川縣之東

),田洎含糊應之,於是吐蕃明言「(田)泊許我盟,我是以來,逼涇一舍

止(涇,指涇川,一舍等於三十里),唐派軍止之,另以太府少卿邵同持節

為和好使蕃。雙方遂分別在長安、邏些(即今拉薩)會盟,著名之《唐蕃會

盟碑》至今仍立於拉薩市大昭寺前,會盟約中有「蕃於蕃國受安,漢亦漢國

受樂」之文字。達賴冀望以此為據,認為西藏與中國是立於平等的國與國關

係,達賴極其黠慧,吐蕃在赤祖德贊贊普時國力臻於鼎盛,與中國唐朝(其

時唐朝國力已衰)確係不相隸屬之國與國關係,想以此為基礎,重構西藏與

中國之關係,但達賴似乎忘了中國元朝、中國清朝,西藏(吐蕃)是百分之

百的中國領土,中國清朝且派有駐藏辦事大臣長川駐節拉薩,且在西藏重要

邊境派軍駐守,因此達賴所提以西元823年之唐蕃會盟之內容為基礎,重構

中國與西藏的關係,完全是不切實際的夢幻說法。


自1990年之後至今(2019年)近三十年每年三月十日之談話內容仍不脫

西藏獨立、高度自治、中道思想、大西藏等範疇。中共自改革開放後,無論

經濟、政治、軍事力量均大見提升,目前已是全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並且已

由世界工廠進化為世界市場,在國際政治舞台上,也從配角蛻化為主角,而

達賴則從世界媒體寵兒角色,逐漸退色,頗有秋扇見捐形勢,在口頭上不得

不從堅持西藏獨立,逐漸改日為高度自治,非暴力鬥爭等較平和說法,希望

能爭取美歐日各國的支持,但暗中行動則趨向激烈,如中共爭取到2008年奧

運主辦權後,大陸藏區在達賴和西藏流亡政府鼓動下,發生多次暴動,而奧

運聖火在歐洲各國傳遞時,流亡藏人對奧運聖火如影隨形騷擾聖火,試想這

些流亡藏人都是難民,求三餐溫飽尚且不易,何來金錢,時間追著奧運聖火

跑,如說背後無人指使、支援其誰能信?然而此項騷奧運聖火行動,並未得

逞,奧運如期順利舉行,達賴一計不成二計又生,幾年之後,大陸藏區發一

百多起喇嘛及藏人自焚事件,仍然是達賴或其流亡政府在幕後策動 (註12) ,

鬧奧運聖火,在西藏拉薩搞動亂,慫恿喇嘛藏人自焚這些暴力行動,達賴或

其流亡政府對外都撇得一乾二淨,反正是死道友不死貧道,達賴仍然憑著喇

嘛教格魯派法王、流亡藏人精神領袖、諾貝爾和平獎的光環,繼續玩弄擾亂

大陸藏區古建築的行為, 2018年拉薩大昭寺發生火災, 主殿被燒兩小時 (註13)

 ,雖然大陸西藏自治區拉薩市公安局副局長李斌說,目前已初步排除人為因

素(見2018年二月二十三日,台北《聯合報》A10版),這是大陸官說法,

不無粉飾意味,另據報導稱大昭寺發生火災時,正是藏曆新年初二,「除了

看管寺院的僧人以外,都在度假,所以不排除有人趁這個機會蓄意縱火的可

能性。」 (註14) 如此項報導稍有可信度,則幕後操縱縱火者,也應該不言而

喻了。2018年三月十五日達賴發言指出:「西藏可循歐盟互惠共榮的精神,

存在於中國之內。」 (註15) 這種說法凸顯其對國際政治的無知,按歐盟組成

分子,都是在國際上早已具有獨立國格的國家,所以儘管達賴「從1974年開

始,就西藏的未來地位問題,達賴已經開始在內部會議討論不尋求獨立,而

是通過自治達成妥協和解。」 (註16) 從而可見達賴是如何的言不由衷。2019

年三月,恰為達賴流亡六十年,達賴接受《時代》(Time)雜誌專訪,他宣

稱只有他能代表六百萬藏人 (註17) ,此說未免過於誇張,固然達賴為喇嘛教

格魯派地位最高之轉世喇嘛,藏人中雖然絕大部分信奉喇嘛教,但仍有極小

部分為穆斯林,何況喇嘛教除格魯派外,尚有噶舉、薩迦、寧瑪、覺囊……

等派,未必都對格魯派服服貼貼,依照格魯派傳統,達賴與班禪互為師徒,

而今達賴已高齡八十有五,而十一世班禪則正值盛年,依照正常狀況,十四

世達賴必然先十一世班禪辭世,屆時不管達賴是否轉世,班禪都會成為喇嘛

教格魯派地位最高的轉世喇嘛,屆時是尚為幼兒的十五世達賴(如果達賴轉

世)代表藏人,還是正值盛年的十一世班禪代表藏人,答案應該很清楚的。


達賴自1959年流亡印度後,每年三月例必發表談話,其內容已如前述,

除每年三月例談話外,另有幾次在國際場發表的談話,茲依其發表談話時間

、地點、談話名稱,主要內容、以表列方式呈現如次,而主要內容項下又分

為:西藏未來的政治地位、西藏未來的政治體制、西藏與中共中央的關係及

其他四欄:

除了上述兩次具有較大政治目的的談話外,2001年十月二十四日,又到

歐洲議會發表演說,此次演說宣稱:「到目前為止,我將西藏人民爭取自由

的鬥爭引導到非暴力路線,以和解寬容的思想,盡力尋求與中國(係指中共

)領導人通過和談合理解決中藏間存在之問題的途徑。」雖然口頭宣稱改採

非暴力路線,但觀察之後大陸藏區逐漸開始暴力動亂事件,達賴之非暴力路

線,顯然是為其操縱大陸藏區暴力動亂作一宣示。2008年十二月四日,達賴

三度在歐洲會議發表演講,這次演講達賴宣稱:「今年七月一日至七月二日

,在北京舉行的第七輪會談中,中國(按指中共)方面要求我們對名副其實

的自治做出具體說明。因此,2008年十月三十一日,我們提交了有關名副其

實自治的備忘錄,備忘錄說明了我們尋求名副其實自治的立場,以及與自治

相關的藏人的基本需求。我們的這些建議,完全是基於希望解決西藏現存的

問題,是真誠的。我們相信,只要雙方付出善意和真誠,備忘錄所述問題和

建議是完全可以實現的整體,然而,令人遺憾的是,中國(中共)方面斷然

拒絕備忘錄的整體內容,並陷構所有的建議是企圖追求『半獨立』和『變相

獨立』。由於我們在備忘錄中要求『給予自治機關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地

區的人民在西藏居留、定居、工作或其他經濟活動自主制定相關法規的權利

』,被中國(中共)方面指責為進行『種族清洗』」。達賴這一段話,看似

四平八穩像是沒有問題,尤其外國人根本不懂中國(指傳統文化、歷史的中

國,不指某一政權的中國)地方行政區劃,達賴所說的西藏範圍絕不止是當

前地圖上的西藏自治區,而是包括了四川省的甘孜藏族自治州、阿壩藏族羌

族自治州;青海省全部;甘肅省的甘南藏族自治州;雲南省迪慶藏族自治州

,達賴或其流亡政府通通將之稱為西藏,而達賴竟要求「給予自治機關對中

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地區的人民在西藏居留、定居、工作或其經濟活動自主制

定相關法規的權利」,現在且以青海省為例,青海省是一個多民族聚居的省

分,有蒙古族、土族,2010年時有二十八萬九千五百多人;撒拉族有十三萬

六百多人;回族約有八十六萬八千五百多人,漢人有三百二十七萬九千多人

,藏族有一百○四萬八千人 (註18) ,藏族只占青海省總人口百分之二十左

右,如照達賴之說法,在青海省百分之八十以上的非藏族都得接受西藏的法

規管控,請問這合理嗎?達賴以籠統的「西藏」一詞,含蓋了凡有藏人居住

的地區,這種說法用以騙騙西方國家,或許可以得逞,但在中國(傳統意義

的中國)地方行政區劃有其歷史傳承與政治考量,以青海為例自中國元朝以

來,從未屬於吐蕃管轄,甘肅、雲南藏族聚居地區亦然,而今達賴或其流亡

政府竟然要求將凡有藏人聚居之處,一律劃歸西藏,妄想藉自治之名,遂行

其「大西藏」企圖 (註19) ,曾任流亡政府噶倫桑東(渠自稱仁波且)在新德

里曾就「大西藏」作一演講,明白指出:「達賴要求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政

府:把所有藏族自治區域都置於一個自治機構的管轄下。」(見《桑東仁波

且在新德里就「大西藏」的演講》),這種妄想把「西藏」範疇無限擴大,

試問中共會同意嗎?在青海、甘肅、四川、雲南這幾省居住的漢人,回族、

撒拉族、羌族……會同意嗎?


達賴流亡海外後,除了上列各項言論外,近二、三十年來又對其轉世問

題,作出各種不同的說法,甚至說可仿效羅馬天主教教宗可由選舉方式產生

,這種說法,完全是討好實行選舉制的西方國家,按天主教教宗是由各地區

樞機主教中選出,能成為樞機主教者,幾乎都是德高望重而且都有一把年紀

,從來沒有見過一個未成年甚或尚為幼兒的天主教教宗,這是史實。再看「

達賴喇嘛」這個名號的由來,宗喀巴(本名羅桑扎巴或作羅桑扎貝巴)第三

代弟子索南嘉措,受蒙古和碩特部阿勒坦汗(或作俺答汗)尊崇,而贈予索

南嘉措「聖識一切瓦齊爾達喇達賴喇嘛」名號 (註20) ,省稱「達賴喇嘛」,

簡譯為「智廣如海」,索南嘉措不敢獨享此一尊號,乃向上追尊二世為一、

二世達賴,自為三世達賴,只有這三世擁有「達賴喇嘛」名號時是成年人

(其中一、二世已辭世),第四世以後,獲得達賴名號時,都是未成年的兒

童,這與天主教教宗的產生完全不同,十四世達賴提出由選舉產生新一世達

賴說法,除了諂媚、討好西方之外,別無他解;達賴至於還說可能轉世為金

髮女孩,這更是玩笑式說法,如果喇嘛教的「轉世」有其神聖性的話,達賴

此項轉世為金髮女孩的說法,無異褻凟了喇嘛教;有時又說可能不轉世,但

是轉世或不轉世不是他說了算,而是他辭世後,當權者說的話才算數,如追

尊為一世達賴的根頓珠巴生前曾說死後要在漢地轉世,但他辭世後,他的子

弟子們卻以漢地佛法不興盛,輕易否決了根頓珠巴生前的遺言 (註21) 。可見

現在達賴說轉世,如何轉世或轉世金髮女孩,都是空話,下節將就轉世作一

概述。


下一篇: 淺析活佛轉世


註解:

9 全文見夏格巴《藏區政治史》漢譯本下冊,頁307~308

10 見劉學銚、葉伯棠、蔣金松、黃澎孝、陳又新等《民國四十八年西藏反共抗暴後達賴喇

嘛言行之研析》,蒙藏委員會,1986年。

11 見廖東凡、張曉明、周愛明、陳宗烈編著《圖說百年西藏》,雲南人民出版社,1999年,

頁224。

12 關於大陸藏區喇嘛、藏人自焚詳情,可參見拙撰《近年藏情與達賴言

行》一文,該文文載《中國邊政》季刊第201期,中國邊政政協會,2015年

三月,頁13~53。有關自焚部見頁33以下。

13 關於大昭寺火災,2018年二月十八日、十九日、二十三日、二十七日此間《蘋果日報

》、《自由時報》、《聯合報》、《大紀元報》均曾刊載。

14 見2018年二月二十七日,台北《大紀元報》A5版。

15 見2018年三月十七日,台北《自由時報》A17版。

16 見《全體西藏民族實現名副其實自治的建議》闡釋。

17 見2019年三月十二日,台北《蘋果日報》A18版。

18 關於青海省各民族人口數字,可參見金兆鴻《青海民族概說》一文,該文

刊載於《中國邊政》季刊第209期,台北中國邊政協會,2017年三月。

19 關於「大西藏」詳情。可參見張云《大西藏與西藏獨立的夢想》,該文輯入張著《西藏歷史與西藏問題》一書,北京中國藏學出版社,2008年,該文列頁264~276。

20 見陳慶英等編著《歷輩達賴喇嘛生平形象歷史》北京中國藏學出版社,2006年,頁26。

21 見陳慶英等編著《歷輩達賴喇嘛生平形象歷史》北京中國藏學出版社,2006年,頁26,33。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