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Crosscol

論政統、道統與法統

Views since 2020-01-25

世界上有所謂四大文明古國(註1) , 而今除中國文明仍然一脈相承, 至今依然存在, 其他三或四個古文明早已消失。中國文明之所以能永續流傳, 有諸多原因, 非本文所能容納, 但其中一項就是中國歷史講究「法統」。

(註1) 四大文明古國指的是埃及、巴比侖、印度及中國, 如果把希臘算上, 則是五大文明古國

一個朝代或一個政權, 繼承了前一個朝代, 後代史家就承認這個朝代或政權延續了歷史的「法統」, 然而所謂「法统」, 歷來說法不一, 本文認為「法統」應包含「政統」與「道統」, 只有兩者兼具, 才能成為前一朝代或政權的繼承者, 也就是說具有法統。然則何謂「政統」、「道統」? 茲分別叙述如次:

所謂「政統」,  是指一個政權能實際控制、統治前一個政權所擁有的疆域。

中華民國建立之初, 於民國元年三月十一日 (1912年3月11日) 所公佈之《中華民國臨時約法》就明白規定「中華民國領土為二十二行省内外蒙古......」, 完全繼承了中國清朝的疆域, 擁有完整的政統。其間雖然外蒙古在帝制俄國蠱惑、唆使下宣稱獨立但在中華民北洋政府與俄國、外蒙古當局談判下, 始由獨立改為自治, 繼則撤銷自治重新納入中華民國版圖(註2), 雖然從1922年之後外蒙古實質上由蘇聯所控制, 但在1924年中俄簽訂《解決懸案大綱》時, 蘇聯仍承認外蒙古為中華民國領土, 中華民國對之擁有主權, 因此可以說中華民國完全繼承了中國清朝之領土, 在1946年一月四日之前, 中華民國擁有完整的政統(註3)。之後國共内戰, 1949年中華民國中央政府退守合灣, 目前中華民國有效統治地區僅有台澎金馬, 在政統上大有欠缺, 這是事實。

(註2) 關於外蒙古歷次獨立詳情, 可參見拙著《外蒙古問題新論》一書, 台北南天書局, 2012,2014年出版)
(註3) 1946年一月五日, 蔣介石政府或中華民國政府, 正式公開承認外蒙古獨主

國共内戰中, 中共獲勝, 占有除外蒙古以外的全部大陸及海南島, 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 就政統而言, 中華人民共和國擁有絕大部份, 這也是事實。但無論中華民國或中華人民共和國, 都没有擁有中國(註4)全部的政統, 這也是無可爭議的事實。

(註4) 本文中的「中國」全都是指傳統意義的中國, 不指某一政權

其次說到「道统」, 也就是歷史與文化, 無論文化或歷史, 都必須以文字作為載體。

中國自秦始皇規定「書同文」後, 漢字基本上已經定型了, 其時為西元前三世紀, 漢代秦興創制了隸書, 與當今的楷書幾無二致, 試問當今除了中國漢人外, 可有其他任何民族能認識該民族二千年前的文字? 

許多民族二千年前根本還沒有創制文字, 今天英國人若非研究英國古典文學的學者, 連沙士比亞的原典都未必能看懂 (沙士比亞1564~1616年) , 而中國有「書聖」之稱的王羲之 (303~361年), 早於沙士比亞一千兩百多年, 其手書《蘭亭集序》, 到今天仍然人人能看懂, 中國文化、歷史之所以能一脈相承, 與文字定型化, 有密切的關係。

筆者曾在之前一篇《論簡體字與中華文化》一文中提到, 儘管世界上有數十百種文字, 甚至更多, 但其創制原理而言, 則只有兩種, 其一為表音文字, 或稱之為聽覺文字, 目前全世界除了漢字之外, 幾乎都是表音文字; 其二為表意文字, 或稱之為視覺文字, 漢字即屬於表意文字。

前文提到自秦始皇推行「書同文」之後, 基本上漢字已經定型了, 也就是其筆畫已經固定了, 這是正體字, 可是有些人稱之為繁體字, 這是不妥適的。

漢字承載着中国傳統文化、歷史, 也就是說正體字代表著中國的道統, 如果抛棄了已有二千多年的正體字, 等於抛棄了中國傳统文化, 也等同抛棄了中國的道統。

中共建政後初期仍沿用正體字, 其後「創造」了幾百個簡體字, 這幾百個簡體字有的簡到不可思議, 可以說到了離譜的地步, 既破壞了創制漢字的「六書」原測, 也違背了表意文字的基本原理, 關於這點在《論簡體字興中華文化》一文中已有析論於此不贅。

中華民國自始就是使用正體字, 官方文書、教科書或各種傳播媒體, 都是使用正體字, 乃至一般路標、店面招牌莫不如此, 完全等於中華民國擁有道統, 繼承了中國的歷史與文化。

反觀中共建政後不久, 即推行簡體字, 其官方文書、教科書、媒體......一律採用簡字, 等於放棄了道統, 因此就中國的道統而言, 中華民國擁有道統。

大陸雖然没有道統, 但也為傳统文化做了一些有意義的工作, 例如將二十四史、《資治通鑒》等, 加以標點、校訂, 這在文化傳承上具有相當的貢献, 也算擁有一小部份的道統。

二十多年前蔣經國去世, 他的遺產是一顆毒瘤, 這顆毒瘤骨子裏流著東洋人的奴化血液, 滿腦子鬼子思維, 曾自比摩西, 宣稱要帶台灣走出去, 結果不但沒有走出去, 反而以「戒急用忍」, 把台灣的路越走越窄, 他既不是白種的猶太人, 又生在東方, 只能稱之為魔東; 日本人習慣稱太郎或大郎, 而這個媚日的假日本人只配稱次郎, 這個魔東次郎偏偏唸了許多書, 深知欲滅人之國必先滅其史, 於是找了個自認是神、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人, 舉凡兩岸事務、九二一地震救災、教改等, 都由這個假神插手, 在推行教改時, 把歷史教科書在「去中國化」原則下, 改得亂七八糟, 又廣設大學, 使得考不上大學成為怪事, 使大學生程度大降, 而今又發生許多私立大學倒閉潮, 這些都是那個自認為是神的人所造的孽, 使幾代青年身受其害。

所謂「中國」其文化、歷史意義遠大於政治含意, 作為政治意義, 是指有史以來各個王朝或政權的總和, 如英國劍橋大學所編著的《中國史》就含蓋了歷朝歷代, 並不專指某一王朝或政權, 如果「中國」是一國上位概念, 而各朝各代都是中國的下位概念, 都屬於「中國」而不能等於「中國」, 這是基礎邏輯, 而那個魔東次郎卻把「中國」一詞送給了中華人民共和國, 須知「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七個字, 而「中國」是兩個字, 七不能等於二, 如果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 那麽中華民國就不是中國, 這種在名詞上玩弄, 其真實的用意就是台獨, 魔東次郎深知辯證法, 也深知一般人不會就中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作深入的推敲, 其博學、黠慧, 玩弄百姓於焉可見, 吾人均知越有學問的人, 如其心術不正, 其所作的壞事, 更甚於一般人, 自從魔東次郎把「中國」一詞送給中共之後, 一般人習焉不察, 也跟着亂叫一通, 台獨黨更是如獲至寶, 而興起「一邊一國」之說。

但是事實不會因魔東次郎亂搞而改變, 我們只要看誰維持了中國傳統文化 (文化的載體是文字), 誰就擁有中國的道統, 中華民國自1912年建立, 至今2021年未曾一天亡國, 也始終堅持使用正體字, 毫無疑問中華民國繼承了中國的道統, 吾人均知古往今來政權輪替已有數十百次, 也就是說政統的穩定性並不堅固, 自秦統一天下以至今日, 享祚最長的王朝或政權都没有超過三百年 ,但古往今來在中國大地建立的任何政權 (包括諸胡族所建立的政權),  無不以繼承中國的道統自居, 如氐族前秦符堅曾說:

「吾統承大業垂二十載, 芟夷逋穢, 四方略定, 唯東南一隅(註5)未賓王化, 吾每思天下不一, 未嘗不臨食輟餔。」(見《晋書・符堅載記下》)

(註5) 東南一隅 - 指東晋

再看契丹族(實為古鮮卑族之遺緒)遼朝道宗耶律洪基曾說:

「上世獯鬻、獫狁,蕩無禮法,故謂之夷。吾修文物彬彬,不異中華,何嫌之有!」(見葉隆禮《契丹國志》台北廣文書局1968年頁87,《遼史》也有相同記載)

從上引二例可見, 縱然是胡族所建政權, 也要繼承中國的道統, 唯有政統與道統同時擁有, 才能稱繼承了中國的法統。

目前中華民國所擁有政統 (實際統治地區) 雖然只有台澎金馬, 但卻擁有完整的道統, 切不可枉自菲薄, 輕言放棄繼承中國的法統。

[論簡體字與中華傳統文化][論一個中國][論台灣的統獨問題]
[論國史上之分合][論政統、道統與法統]

張貼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