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Crosscol

Breaking

民國109庚子年1月1日起 Views

中世紀西域胡僧之幻術及洛陽靈異事件 (二) 樓蘭美女

 - 以《洛陽伽藍記》所載胡僧為例

上一篇:和親公主
(二)西域早期之民族

雖然早在西元前十六個世紀,已有西域之人到中原販售玉石(上文所述殷商時期「婦好墓」出土之和田玉)而周穆王也曾駕八駿之乘經「禺氏之平」到西域會見西王母,但是均未記載來中土販售玉石者或西王母之民族屬性. 

張騫「鑿空西域」往返歷經西域許多國家,雖曾詳述其山川地理,但也未指明西域各國民族有何特徵,因此對於西域早期民族究竟屬何種民族?仍是迷霧一團. 

據近代、當代學者研究,大約在西元前三千年至西元前一千五百年前,高加索種人原聚居於今歐亞之交的高加索山脈北端草原,大約在西元前三千年或由於氣候變化,或因人口增加太快,或由於其他不知名原因,開始向外遷徙,大約在西元前二千年以今南俄草原為中心,向海岸作輻射狀遷徙,此種遷徙陸陸續續進行,如何達到今巴爾幹半島、北埃及、小亞細亞、西亞等地,非本文主題,不予贅述。

註:
高加索種人即一般所稱白種人
蒙古利亞種也即一般所稱黃種人
尼革羅種也即一般所稱的黑種人;
澳斯特洛種也即一般所稱混合種,南島語族即隸屬於此種。

每一種人之下,又可分為許多民族,本文非探討人種學之專文,僅能酌述如上


高加索種之一支自稱雅利安人(Aryan)大約於西元前一千五百年左右開始從裏海西部或從鹹海沿岸南下,進入今中亞地區. 部份留下,部份繼續南下進入今印度北部,摧毀印度原始由達羅毗荼人所創建之文明. 

入侵者自稱為雅利安人,其意為「高貴者」,以與土著而皮膚黝黑之達羅毗荼人作一區隔.  

在此次遷徙過程中,經過今中亞地區時,有一支越過今帕米爾高原,向今塔里木盆地南北兩緣各綠洲,部分停留在各綠洲,部分繼續東進,經過樓蘭(漢代之名稱)過高昌,伊吾進入河西走廊,甚至已到今內蒙古西部、山西北部,其時約當中國商代武丁、祖庚、祖甲時期(約為西元前1271~西元前1169年).

其在天山東段者,極可能就是史傳上所稱的月氏、烏孫,此兩民族據當代學者考證係操印歐語系東伊朗語族之吐火羅語,早期漢語中之「崑崙」、「祁連」、「乾坤」、「犬」、「劍」、「蜜」等語彙即係吐火羅語之音譯,年代一久,就成為漢語(以上可參見藍琪《稱雄於中亞的遊牧民族》,貴州人民出版社,2004年;另林海村《漢唐西域與中國文明》,上海文物出版社,1998

進入天山南北乃至河西走廊的高加索種各民族,在不同時期,漢文史料給予不同稱謂,要皆屬於高加索種,泛稱為塞種.(參見余太山《塞種史研究》,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2年;榮新江《西域粟特移民考》一文,該文輯入馬大正、王嶸、楊鐮主編《西域考察與研究》,新疆人民出版社,1999年;羽田享著、耿世民譯《西域文化史》,北京中華書局,2005年等書

學者一致指出西域早期民族為高加索種(即白種人)操印歐語系之各民族,絕非蒙古利亞種(即黃種人)幾已成定論。


近年從考古發掘上更得到確切的證據,1980年春,大陸新疆考古隊與《絲綢之路》拍攝組前往羅布泊探索樓蘭古國,發現一座古墓,其中有一具完整的古代樓蘭女性屍體,保存得相當完好,據專家考證為一個年輕女性,面目清秀,鼻梁高挺,眼大窩深,連眼睫毛都還清晰可見,此後日本人稱這具屍體為「樓蘭美女」.

此一「樓蘭美女」的體質特徵證實其為高加索種民族(即白種人).  這種「深目、高鼻」與《晉書》所載羯族可以說是相當一致的,只是《晉書》所載的是羯族男子,所以多了一項「多鬚」,而羯族究其族源係來自西域石國,石國約當今中亞吉爾斯之塔什干,而「塔什」之意就是「石頭」或「石」,「干」是「城」,凡此都是以證明西域之早住民族是白種人。


上文提到張騫鑿空西域後,與烏孫和親,尤其解憂公主手腕靈活,促進與烏孫聯盟,自是西域與漢關係極為友好.  兩漢時期均在西域設置都護,以維持兩漢在西域之聲威(稱兩漢有西域,或許言過其實,但能左右西域各綠洲國政情則為不爭之實)尤以西漢元帝劉(西元前48~西元前33年在位)時,陳湯以西域副校尉身分,隨甘延壽到西域. 

陳湯想在異域立下奇功,時北匈奴郅支單于逃到西域康居(今中亞烏孜別克斯坦共和國薩馬爾罕一帶)役使康居國,竟想在西域揚名立威,時常欺凌烏孫等國,適漢西域校尉甘延壽病,陳湯乃矯詔發西域諸國兵,西討北匈奴郅支單于,攻破郅支城,殺郅支單于傳首京師,宣布「明犯强漢者雖遠必誅」,可見當時西域應有相當多漢朝之人。

東漢時(東漢自西元25年至西元220年)班超揚名西域,其事跡《後漢書》均有詳載,於此不贅.  但依理東漢時也必有頗多中原之人到西域,相對的也必有許多西域各國之人東來中土,此皆情理中事,雖則如此,尚不致造成西域在人種上的改變,其主體民族仍為高加索種各民族,或稱吐火羅人、栗特人、塞種人,其所操語言為印歐語系各語族語言,此皆不爭之實。


及至西元六世紀中葉,突厥族如「噴井式」瞬間崛起,掩有大漠南北及廣、狹義之西域,以政治力量使西域各綠洲國家在語言上逐漸突厥化. 

但西元七、八世紀時,中國唐朝攻破東、西突厥汗國,毫無疑問唐朝之人,也有進入西域者.  相傳大唐「詩仙」李白即誕生於今中亞吉爾吉斯斯坦共和國之托克馬克,凡此均為文獻可徵者,西域各民族之血胤又經一次混融,此也為無可更易之史實。

西元九世紀中葉原雄蜛大漠南北之回紇汗國為黠戛斯(為今之吉爾吉斯)所擊破,頗多回紇部落四處逃亡,其向南者投入中國唐朝,數十百年後,融入廣義漢人之中. 

向西南逃入河西甘州者稱甘州回紇(甘州地當今甘肅省張掖市一帶)其時吐蕃壯盛占有河西一帶,甘州回紇乃臣服於吐蕃,其逃入高昌者(高昌,地當今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吐魯番地區,唐太宗滅高昌麴氏王朝後,將之建為西州)稱高昌或西州回紇,此為西域有回紇人之始.  

高昌或西州回紇之後漸向天山南路塔里木盆地南、北兩沿各綠洲遷徙,與當地早住民族相混融,逐漸形成後日之維吾爾民族,其中龎特勤及其後人,更向西徙,進入今中亞地區,建立喀喇罕汗國,成為中亞強國[4]


及至西元二十世紀初葉,興起於今東北黑水白山間之女真族,攻滅中國遼朝,建立金朝.  有遼朝宗室耶律大石者,率少許人馬經漠北徵募人馬後,轉而向西進入高昌,更向西進入天山南路乃至今中亞地區,建立喀喇契丹王朝(漢文史料均稱之為西遼)至是又有許多契丹人,漢人進入西域。

十三世紀初,蒙古鐵木真崛起,於西元1206年稱成吉思汗,建大蒙古國,之後攻滅西遼,又因花刺子模劫殺蒙古商隊,引起蒙古首次西征.  

成吉思汗親自率軍西征花刺子模,攻滅之,以今中亞兩河之地封其次子察哈台,是為察哈台汗國.  之前已將今新疆地區封其三子窩闊台,是為窩闊台汗國.  窩闊台入承大統後,其地漸為察哈台汗國兼併,於是蒙古族又融入西域各民族之中。


從上述可知無論狹義或廣義的西域,都是個民族大鎔爐,無論最早期的月氏、烏孫、吐火羅、栗特、泛塞種、漢唐之人、突厥、回紇、契丹、蒙古……都只是西域的過客,都不是西域的主人,土地承載著人類,而不屬人類,說土地屬於某個民族,是無稽之談。



二、西域民族早期信仰




註:
[4]   關於喀喇罕汗國詳情,可參見魏良《喀喇汗王朝史稿》,新疆人民出版社,1985年。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