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Crosscol

Breaking

民國109庚子年1月1日起 Views

匈奴帝國 - 草原孕育出的匈奴(二)匈奴人

最早的匈奴人


匈奴一度將東方世界攪得天翻地覆,何以在鮮卑族拓跋氏建立的北魏(三八六~五三四年)滅掉赫連夏(四○七~四三一年)後,就再也不見"匈奴"這個詞彙載於史冊?

而被東漢(二五年~二二○年)竇憲打敗,西逃中亞康居(今烏茲別克撒馬爾罕,Samarqand)的北匈奴(約九一年),在休養生息一百多年後,由領袖阿提拉率領揮軍西向,把白種人打得落花流水,使原本定居於今北歐的日耳曼民族南下,間接滅了西羅馬帝國(四七六年)。

然而有"上帝之鞭"稱號的阿提拉一過世,令歐洲人膽破心驚的北匈奴大帝國一夕之間就瓦解了。

許多學者相信今日歐洲的匈牙利人就是匈奴人後裔,實情是否真的如此?

如果是真的,北匈奴在西漢(西元前二○二~九年)以後多少和中國黃種人融合,何以匈牙利人的長相卻毫無黃種人的體質特徵?

凡此一切,在在告訴我們研究匈奴史事不但有其重要性,更有其趣味性。

提起匈奴,大家總以為她是一個血緣體構成的民族。其實不然,中國北方大草原的數十百種游牧民族,彼此受自然條件的制約,而有了大致相同的生活方式,彼此混融若干相通的詞彙,只要某一個部落或者民族出現了一個強而有力的領袖,周邊的部落或民族往往就依附在這個強而有力領袖身邊,而形成一個部落或民族聯盟。

這個部落或民族聯盟就以領袖的部落或民族名稱,作為整個部落或民族聯盟的名號,匈奴的情形正是如此。

據推測,傳說時代(西元前三、四千年)時,生活在今天鄂爾多斯高原的一支部落集團,由攣鞮氏、呼衍氏(或作呼延氏)、須卜氏、蘭氏,後來又加上丘林氏(其後衍化為喬氏)組成,他們自稱為"胡"(Hun,或"渾",即"人"的意思)。其

中以攣鞮氏力量最大,就成為這個民族的領袖,這個民族很早就從西方塞種人那裡學會騎馬,因此商朝時就開始以快速的交通工具掠奪農業地區的物資。可能是每次都有斬獲,附近的部落或民族於是都向這個胡族靠攏,也都以"胡"的名號向外擴張。

中原漢人因此統稱這些游牧民族為"胡人"。對農業民族來說,這些"胡人"只會搶奪、侵擾他們的農作物和生存空間,的農作物和生存空間,因此對胡人又懼又怕,給他們的稱呼當然也不會多好聽,總帶些歧視的意味。

以"匈奴"為例,漢人就用了讀音相近於"胡", 但字意、字音都不好的"匈"字, "匈"有喧囂的意思,在讀音上跟凶手的凶一樣,光這樣還不夠,漢人還在匈字的後面再加上一個"奴"字,於是匈奴就成為胡民族的漢文稱謂。

前文提過,胡民族以攣鞮氏、呼延氏、蘭氏、須卜氏以及丘林氏(或作喬林氏、喬氏)等幾個部落為主體,後來慢慢吸納周遭許多部落,形成一個強大的部落聯盟,大約有十九種之多,<晉書>列出這十九個部落的名稱。

但也有特別需要加以說明的,如"沮渠部",這個部落應該不是匈奴,而是中亞康居人。康居、沮渠讀音相近,自商朝(西元前一、二千年)起,就有許多中亞民族組成商隊向東貿易有無,一個商隊少則四、五百人,多則上千人,康居人即在其中。

這些從商的游牧民族進入東方後,滯留在中國,或者被匈奴所征服,於是就成為匈奴十九種之一,<晉書>即稱之為沮渠,管理這一部落的酋長就稱之為沮渠,後來因為人口漸漸多了,就設了左沮渠、右沮渠兩個官職。

諸胡列國後期,沮渠蒙遜曾建有涼政權,史稱"北涼",一般文獻都將北涼政權列入匈奴系,但是如果追本溯源,沮渠氏的北涼應該屬於西胡系。

另有所謂匈奴別部"羯"族的,以往所有史書都把羯族視同匈奴系,一千多年來也沒人提出疑議。其實<晉書‧載記>(專記諸胡列國)即明指羯族是匈奴別部,等於說羯族不是匈奴。

西漢時,匈奴勢力大盛,威服西域達到中亞,中亞錫爾河、阿姆河兩河之間的昭武九姓諸綠洲國家,如石國、康國、曹國、米國等,一時都臣服於匈奴,匈奴也曾經把這些綠洲國家驍勇善戰的青年戰士擄掠到東方來,大約都集中於今山西省離石附近居住,以便管理。

石國、康國等國家把驍勇善戰的青年勇士稱之為柘支、柘羯或赭羯,匈奴將這些青年俘擄東來,集中分布在離石附近,由於是赭羯人的集中地,所以便將這地方稱之為羯室,有許多文獻或論著不明就理,就說羯族源於羯室,這完全是倒果為因的說法。

羯族也是西胡,晚至西晉(四世紀初),羯族仍保留有羯語,不只如此,羯族人在長相上是"深目、高鼻、多鬚",這是西方白種人的體質特徵,跟東方的匈奴族、漢人有絕大的不同,以往諸多文獻也都把羯族石勒所建的趙政權(史稱後趙,西元三一九~三五一年)列入匈奴系,這是不對的說法。

下一篇: 匈奴的族源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