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Crosscol

Breaking

民國109庚子年1月1日起 Views

後達賴時期海外藏情推析 (一)

摘 要

從古至今縱有靈魂不朽之說,但絕無身軀不死之事,有生

則必有死,此乃不可更易之自然法則,十四世達賴生於1934年

至今(2020年)已高壽八十有七,為歷世達賴之最長壽者,渠

曾宣稱其轉世問題到九十歲時再說,九十歲時距今也僅三年,

此處願祝渠長命百歲,縱或如此,也僅有十三年,終有壽終之

日,此乃自然法則,無人能免。自1959年三月十四世達賴在親

英分子簇擁下逃往印度、並從此公然倡言西藏獨立,之後陸續

有數萬藏人逃往印度、尼泊爾,遂在印度默許,美歐等國鼓勵

下,在印度北部達蘭薩拉成立所謂「西藏流亡政府」,至今已

一甲子,其間被西方國家視為可以用為制衡中共的籌碼,遂以

各種方式邀其出訪,而十四世達賴(以下均稱達賴)也想利用

各國冀圖迫使中共讓步,接受其經過包裝形同獨立之所謂高度

自治,由於北京之日益壯大,無論美歐日各國或達賴均未達到

其所求,如今達賴已八七高齡,已然去日無多,後達賴時期,

海外藏情必有極大變動,本文擬就達賴出逃,流亡時言論及後

達賴時期海外藏情酌推測分析.


一、1959年十四世達賴被簇擁逃亡印度

中共建政後,宣言必將在西藏之帝國主義者驅逐出境,誓必解放西藏,

嗣後西藏地方政府派以阿沛阿旺晉美為首之代表團到北京與中共中央舉行談

判,最後簽訂《中共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關于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

恊議》,以該協議共有十七條,一般均簡稱為《十七條協議》,該協議簽訂

時為1951年五月二十三日,該恊議首條「西藏人民團結起來,驅逐帝國主義

侵略勢力出西藏,西藏人民回到中華人民共和國祖國大家庭中來。」第二條

「西藏地方政府將積極協助人民解放軍進入西藏,鞏固國防。」從這兩條來

看,西藏已放棄獨立意圖納入中共版圖,並願意協助中共軍隊入藏,這是白

紙黑字寫下的恊議,無由否認,然而原西藏地方噶廈政府中親英印分子及達

賴二兄嘉樂頓珠等,另有所圖,竟然在簽訂《十七條協議》的前一年(1950

年,藏曆鐵虎年)將西藏地方政府內庫中相當數量的金銀、銀元寄放在錫金

地區 (註1) ,可見藏中親英分子心中早有不軌意圖。


當中共軍隊攻下昌都進入西康後,對喇嘛寺廟頗有加以破壞者,由是許

多西康藏人(俗稱之為康巴) (註2) 商人逃往拉薩,與藏地之親英分子(多

為噶廈中官員)勾結,進行反中共宣傳,因此中共軍隊入藏後,表面上與達

賴相處融洽,蓋其時達賴尚年輕且未掌握實權,其時西藏情勢是外弛內張,

暗濤洶湧,達賴對此種情形,可能並不知曉,在拉薩的康巴,竟組成所謂

「四水六嶺衛教軍」 (註3) ,在拉薩從事反共及破壞工作,而達賴二兄嘉樂

頓珠、夏格巴及噶廈中四品官堪窮等人,在印度組成「哲堪孜松」之秘密組

織,並與美國情報單位接上頭,接受美、印情報單位的指使,其所以取名

「哲堪孜松」者,「哲」音Jen在藏語中是「兄長」之意,是指達賴二兄嘉

樂頓珠;「堪」Khen是「堪窮」的音譯省稱,是噶廈政府中的四品官,

「孜」tsi是噶廈政府中管審計,會計官員「孜本」的省稱,就是夏格巴,

「松」sun是藏語「三」的音譯,JenKhentsisun就作為這三個人所組成的社

團,與美、印情報單位聯繫,既是情報單位,也像地下黑社會組織(以上見

王小彬《夏格巴日記與西藏幸福事業會》專文,王小彬係北京中國藏學研究

中心當代研究所研究員),這個神秘的組織暗中指揮拉薩親英分子及四水六

嶺衛教軍」的反共活動。


「哲堪孜松」與美國情報單位搭上線後,由美國情報單位空投了相當數量

的武器、彈藥、通訊器材等給由康巴組成的所謂四水六嶺衛教軍 (註4) ,此

舉使得藏地親英分子與衛教軍認為美國在支持其反共活動,由是有恃無恐,

在拉薩的反共行動更加囂張,西藏地方政府噶廈一方面派代表到北京與中共

中央洽談並簽署《十七條恊議》,另一方面又與康巴「四水六嶺衛教軍」緊

密合作,鼓動其從事反共的藏獨活動,西藏地方噶廈政府的陰柔、雙面性

格,令人嘆為觀止。


在拉薩的這些所謂衛教軍,在得到美國的支援後,行為更為囂張,名為

反對中共統治,事實上在反共之外,所到之處燒殺搶劫奸淫諸惡也沒少作,

如1958年七月,四水六嶺衛教軍在格桑地區以西之爭莫寺附近,襲擊中共運

輸車輛,造成中共頗大損失;同年九月十七日,這些衛教軍又在麻江伏擊中

共西藏軍區醫院門診部車隊,致中共十六名醫護人員全遭殺害,一般而言,

即使在正式作戰地區,對敵方的醫護人員,通常都不會加以殺害;再如同年

十二月十八日,這些衛教軍在貢噶伏擊中共車隊,槍殺共軍官兵三十七人,

傷二十二人;次日,又在扎郎襲擊共軍執勤小分隊,槍殺共軍副團長殷春和

以及官兵九十六人,傷十三人,這些作為已然像是戰爭。1959年一月,四水

六嶺衛教軍又圍攻中共扎木縣縣委會,造成極大之流血事件;此外,僅在墨

竹工卡地區,就有八十四戶藏族被槍殺,另在澤當附近的一個村子,衛教軍

奸污了村子裏大部分藏族婦女,連老婦與小女孩也未能倖免;在乃東竟然把

羣眾的心臟挖出來示眾(見師博《西藏風雨紀實》,北京華橋出版社,1993

年,頁109,師博,係數人集體書寫所用之筆名),如果說四水六嶺衛教軍

其目的只在反對中共的統治,則其襲擊中共軍隊,車輛縣委會,甚至醫院門

診部車隊……等,都還可以解釋為反共目的而為,而掠奪槍殺藏人家戶、奸

污藏人婦女,則與其所宣稱之反中共統治何關?難道護衛喇嘛教,就必須奸

淫同胞婦女。殺了人還將其心臟挖出來示眾?



四水六嶺衛教軍以上這些作為,西藏地方噶廈政府並非不知情,只是刻

意曲加容忍,另則在西藏貴族、高層官僚喇嘛(含活佛)心目中,廣大的藏

人只是農奴、牧奴、其地位與牲畜所差無幾,死不足惜,何況在其宗教理論

中,早死早超生,脫離今生的苦海,說不定還會有美好的來世呢?所以仍任

由衛教軍為所欲為。因而西藏地區亂象仍繼續漫延,及至1958年六月,達賴

指示噶廈,透過中共西藏工委會向中共中央請示,請求中共中央出面處理這

種亂象,企圖把燙手山芋丟給中共中央,但中共中央並未上當,立即回電明

確指出「如果叛亂分子公然攻打政府機關、學校、破壞交通,駐藏人民解放

軍就要履行其保衛的職責。但西藏社會治安,還是應由西藏地方政府自行負

責解決。」 (註5) 其實中共中央此項回覆並不周延,當衛教軍圍攻扎木縣縣

委會、攻擊運輸車輛、攻擊西藏軍區醫院門診部車隊時、已等於是攻打中共

政府機關,中共之所以沒有立即出手者,推測原因不外:其一,當時駐藏共

軍武力尚不足以壓制衛教軍。其二,要觀察噶廈政府請求中共中央出面處理

的真正意圖何在。果然西藏地方政府接到中共中央指示後,就召開治安會

議,組成機構以解決治安問題,並以此為由向中共中央請求發給經費及武

器。中共中央原就懷疑西藏地方噶廈政府與衛教軍有所鈎結,豈會發給經費

與武器,於是一時之間西藏地方就在這種外弛內張微妙的情勢下僵恃著。

四水六嶺衛教軍見幾次攻擊,中共方面都沒有作出較大的反應,認為中

共力量有限、態度怯懦,因而益發囂張,甚至宣稱「九年來(指1951~1959

年),漢人動也不敢動我們最美妙最神聖的制度;我們打他們,他們只有招

架之功,并無還手之力;只要我們從外地調一大批武裝到拉薩,一打漢人準

跑;如果不跑,我們就把達賴佛爺逼往山南,聚集力量,舉行反攻,奪回拉

薩,最後不行,就跑印度。」 (註6) 可見這些衛教軍以為有美國在背後撐

腰,所以膽大妄為,而且早已存有要脅迫十四世達賴出逃的意圖。衛教軍與

親英分子勾結下,當時(1959年初)拉薩形同一座充滿炸藥的城市,但表面

上達賴與中共西藏軍區仍有相當互動,當年二月七日(藏曆土豬年十二月二

十九日),這天為藏地傳統之「驅鬼節」,在布達拉宮舉行隆重的「跳神」

宗教儀式(藏語稱之為「拉爆」),依往例達賴邀請中共西藏工委會、人民

解放軍西藏軍區一些高層官員到布達拉宮觀看「跳神」,西藏工委會秘書長

郭錫蘭、西藏軍區副司令員鄧少東等人都應邀前往觀禮並向達賴祝賀,在休

息時,達賴表示要前往軍區參觀軍區文工團的歌舞表演 (註7) ,這原是一樁

好事,也是小事,經雙方幕僚聯繫後,決定於1959年三月十日達賴前往中共

西藏軍區觀看文工團的歌舞表演,不料如此一樁小事,但噶廈中親英分子與

四水六嶺衛教軍則借題發揮造謠稱:中共欲趁達賴到軍區時,以飛機刼往北

京,於是在拉薩街頭散佈謠言,噶廈政府及拉薩市當局,更發動羣眾走上街

頭,並包圍達賴居住之羅布林卡,阻止達賴前往中共西藏軍區,自三月十日

至十六日,達賴仍透過私人特殊管道與中共西藏軍政治委員譚冠三有三封書

信來(關於詳細情形及往返書內容,請參見《1959年三月達賴出逃真相

之迷》一文),達賴本人對街頭暴亂,極不以為然,但當時達賴已為親英

分子及衛教軍所裹脅,失去行動自由,終於在1959年三月十六日被親英分及

四水六嶺衛教軍將達賴一家裹脅出逃,在出逃過程中,美國、印度情報人員

起了「導航」作用(之前達賴兄長曾送一批康巴人,接受美方情報人員各種

訓練,無線電收發乃是最基礎的項目),關於這一點,經過幾十年後,美國

相關人員L. 弗萊徹.羅普迪就明白說出:「這一離奇的出逃(按指達賴一行

數百人之出逃)及其重要意義,作為(美國)中央情報局那些無法談論的成

功業積之一,已經永遠封鎖于他們那些演過了拿手好戲的記錄之中。如果沒

有(美國)中央情報局,達賴喇嘛永遠不可能被救出來。」(註8)


再更近一點的資料,2017年四月四日,台北一份逢中必反、逢國民黨必

罵的《自由時報》於是A13版,刊出一則以圖片為主,以文字說明為輔的訊

息,指稱2017年四月二日,達賴與近六十年前曾護送他逃出西藏的印度邊界

守衛納仁強杜拉達斯(Naren Chandra Das)重逢,這正說明1959年三月達賴

之出逃,確實是由美、印情報人員詳細規劃「導航」,美國介入1959年三月

西藏動亂事件(台北當時稱之為西藏反共抗暴事件)乃是鐵一般之事實,無

可抵賴。


下一篇: 達賴流亡後游走各國及較重要言論


註解:

1 見夏格巴著、劉立千、羅潤蒼、札西尼瑪、楊秀剛、余萬治、央京娜姆,茨仁拉姆譯《

藏區政治史》,北京中國藏學出版社,1992年,下冊,頁270,此書備受達賴讚賞。此書

在大陸屬內部資料。

2 一般稱西藏地區之藏人為博巴,西康藏人為康巴,青海藏人為安多或安多娃。

3 或稱「四水六崗衛教軍」,四水,指長江、怒江、黃河、瀾滄江;六嶺或六崗,指色黃

崗、繃波崗,木雅熱崗、擦瓦崗、芒康崗、瑪扎崗,見茨仁夏加《龍在雪域》台北左岸

文化出版,2011年,頁593~594。

4 關於美國支援藏人武器一事,若干年後始在1999年四月十九日出刊之《新聞周刊》,以《

西藏:中國的科索沃?》為題,獨家報導美國中央情報局四十年前如何吸取藏人,協助

達賴打一場「浪漫」的秘密戰爭,該文由台北《聯合報》於1999年四月十四搶先譯出以《

四十年前,中情局在西藏的秘密作戰》為題予以刊登。

5 見師博《西藏風雨紀實》頁109。

6 見厲聲,孫宏年、張永攀《十四輩達賴喇嘛人和事》四川人民出版社,2011年,頁165。

7 注6所引書稱是達賴主動提出,見該書頁165,但有若干文獻說是中共方面主動邀請,不確

。留英藏人茨仁夏加著,謝惟敏譯《龍在雪域》一書也稱是達賴主動提出,《龍在雪域

》台北左岸文化出版社,2011年,頁242及頁597。

8 見直雲邊吉《分裂者的流亡生涯──達賴喇嘛》,海南出版社,2015年,頁91。



沒有留言